书哈哈小说网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汉狂徒 > 第15章 出风头(三)

大汉狂徒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天人图 才子风云录 大宋之天玑动 重生之三国枭雄录 原来三国可以这么读 大汉狂徒 至尊骁婿 大明恶贼 我和郑和下西洋 千古圣君秦二世

“秋荷小姐不可,不要中了乐桓的圈套。”杜和正马上说道。

“乐桓你休得妖言惑众,欺骗秋荷小姐,倘若你要乱来,我马上让我爹找人将你捉回去。”沈玉山比杜和正还要愤怒,两个官二代发话,大厅上热闹哄哄,不少人向乐桓所在的隔间指指点点。

“乐桓你要三思,如果你敢对秋荷小姐做什么,我马上告诉大小姐。”朱立心也说道,至于朱立仁沉默不语,目光飘忽似是关注着陈汤,要看看陈汤是如何化解众人的愤怒。

乐桓最怕的人不是乐子泽,而是大小姐乐萦,这时他惊恐地拉住陈汤说道:“要不就算了吧?”

陈汤按住乐桓的肩膀说道:“少爷我们不可以就这样算了,你想不想在秋荷小姐面前彻底改变?想不想让你的美名传遍整个扬州?想不想来一段才子佳人的美好传说?”

三个“想不想”把乐桓糊弄得晕头转向,乐桓激动地拉住陈汤的手:“我……真的可以?”

看来乐桓还有一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不行,但是陈汤可以。

陈汤高深莫测地笑了笑,说道:“只要有我在,保证少爷能成功。”

乐桓拍手说道:“好,大胆去做。”

大厅上声讨乐桓的声音还在继续,舞台上的秋荷眉眼盈盈,时而往陈汤偷看过去,完全没关注众人的声音。

“我去,原来狐狸精打的是这个主意。”陈汤注意到秋荷眼神的戏谑,马上明白秋荷是故意给自己为难。

秋荷在优雅阁,是所有人的焦点,一大堆色狼的掌上明珠,随口说答应陈汤一个要求,这里的所有人肯定群起而攻之,就是要陈汤难堪,看看陈汤能不能解决问题。

今天风头正劲的人是陈汤,秋荷就要落落陈汤的风头。

“大家都安静一下,我们何不听听乐少爷是怎么说的,如果有不对,或者秋荷小姐不满意,我们再做定论也不晚。”隔壁的孔光熙说道,看他这样,还真的要帮助乐桓。

“不错,我家少爷所说的极有道理,你们还没听到就妄下定论。”陈汤说道。

“陈汤,你一个护院,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让乐桓说出来。”朱立心隐隐觉得陈汤又要给乐桓出风头,他第一个反对。

“刚才我就说了,我家少爷感染风寒,不方便大声说话,而我所说的全部都是少爷的要说的,试问我一个小小的护院哪有才学?”陈汤说道。

“放屁,刚才乐桓还跟我说话,他怎么不方便?”朱立心明显就是要抓住这个把柄攻击到底,“快让乐桓给我说话。”

“刚才还能说话不错,可是少爷到了优雅阁之后,突然身体不适,就不方便。”陈汤说谎从来不会脸红,身后的乐桓早已对陈汤竖起大拇指。

“立心,好了。”朱立仁说道,“我们不如听一听乐兄的言论。”

顿了顿,朱立仁又在朱立心耳边说道:“陈汤是一个奇人,暂时不要得罪他。”

“对啊,我也想听听。”孔光熙又说道。

“陈公子,何不快点将乐少爷听出来的瑕疵告诉秋荷。”秋荷也说道。

既然秋荷也说话,其余的人就只有听。

陈汤说道:“少爷说了,先确定秋荷小姐真的愿意听才能说。”

秋荷说道:“秋荷愿意。”

“好!”陈汤说道:“秋荷小姐的琴音,用仙音来形容是最好不过,然而世间哪有十全十美的事物,仙音固然优美,瑕疵还是有的。”

停顿了一会,陈汤继续说道:“仙音的前部分,是男欢女爱的美好,轻快优雅,甚至是将在座所有人的初恋都弹奏出来。后部分的是恼怒分离,女子的痛苦和幽怨哽咽,让人黯然泪下。”

很多人都能听出来这些,陈汤说的也正确,秋荷说道:“是的。”

陈汤说道:“但是瑕疵就出在秋荷小姐身上。”

“我?”秋荷期待陈汤的回答。

“不知道秋荷小姐可否经历过男欢女爱,或者是生离死别?”陈汤问道。

一个风尘女子,哪里经历过如此事情,秋荷一听就要恼怒,只是其余的人都等待秋荷的回答,秋荷不好骂人,只能说道:“没有。”

“秋荷小姐不要生气。”陈汤笑道,“秋荷小姐并没有经历过这些,也就是说人生阅历不足,弹奏仙音的时候,没能够往其中注入自己的感情。”

“注入感情?秋荷不解。”秋荷摇头说道。

“所谓注入感情,就是用自己心中的情意弹奏。倘若小姐经历过男欢女爱,弹奏的时候,心中自然会想起那些甜蜜美好的日子,仙音就更灵动,更多了一种感情,聆听的人也更投入,岂不是更妙?”陈汤不懂音律,他说的都是猜测的话语。

在现代社会做摸金校尉的时候,陈汤的师父认识一个精通算命的神算子,陈汤从神算子那里知道,所谓的算命全部都是假的,都是心理战术,把是可以说成非,把有的也说成无,最重要的是胡扯,最重要的是假装高明。陈汤学了些本事,所以他就胡扯。

所以陈汤就从秋荷的身份入手,一个妓女,如何有恋爱的经历?也不管对不对,只要说的玄,就有人相信。

现在秋荷愣住了,似是回味陈汤的话,其余的人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们看得出来陈汤还有没说完的话。

陈汤继续说道:“我家少爷说了,秋荷小姐最近在琴技上遇到了瓶颈,仙音弹奏得美妙,但得不到进步。”

秋荷感叹说道:“是啊!”

这也猜对了,陈汤继续说道:“这就对了,少爷说秋荷小姐对琴没有情感,所以弹奏不出更优美的音乐,只是将音乐中的美好强行表现出来,并没有将自己和琴联系在一起。”

秋荷身体轻轻一抖,衣服无风自动,他觉得陈汤所说的,正是自己所存在的问题,陈汤胡扯也被他扯对了。

“少爷可否满意?”陈汤回到乐桓身边说道。

“这样真的好?”乐桓忐忑不安。

“少爷相信我,嘻!我还有一句话没说。”陈汤说道,再次往舞台走进两步。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陈汤说道,“我家少爷说了,秋荷小姐就是现在这个状态。”

看到秋荷的举动,陈汤就知道自己所说的基本都正确,最后还偷了一首词,假装一下高明,而词似乎也合适,所以说出来。

众人听到陈汤出口一句词,均是惊讶。

乐桓期待秋荷的回应,只见秋荷不说话,心就紧张。

“为赋新词强说愁?”朱立仁笑道,“陈汤,奇啊!我想扬州的才子都不及陈汤出口成文的一诗一词,看似简单,能说出来的又有多少人?就不知道词的另外一部分是怎样的。”

朱立心说道:“哥,那个陈汤真的很厉害?”

朱立仁轻轻点头,朱立心就沉默了。

“这些都是乐少爷所说的?”秋荷终于说话。

“全部都是少爷要说的话。”陈汤说道,反正他脸皮厚,没所谓,乐桓当然是乐呵呵的。

“唉!”秋荷轻轻叹息,“乐少爷说的很对,我都没经历过什么,怎么懂得要注入情感?为赋新词强说愁,少爷你说的好极了,秋荷拜服,还多谢乐少爷你的提点。”

说完对乐桓盈盈一拜,实则她拜的就是陈汤。

这一下可把乐桓乐了,差点忘记自己暂时不能说话,仿佛这一辈子都没遇到过如此兴奋的事情。

陈汤俯首到乐桓身边,假装听乐桓说话,然后他说道:“少爷说了,多谢秋荷小姐,不过少爷让我代替小姐问一个问题,不知道秋荷小姐可满意?”

秋荷又是一愣,然后就妩媚地笑了:“秋荷很满意。”

陈汤又说了一句狐狸精,他说道:“既然秋荷小姐满意,那么秋荷小姐你的承诺呢?”

乐桓马上想到秋荷的承诺,秋荷刚才说了,若理由能让她满意,她就能满足乐桓……不,是陈汤一个要求。

所有人马上想到这个,反应最快的沈玉山拍案而起:“乐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亵渎小姐?”

杜和正说道:“秋荷小姐你不要担心,我杜和正帮助你,如果乐桓有任何无礼的举动,我让我爹将乐家踏平。”

杜和正的父亲杜青天是扬州都督,陈汤也知道都督是掌管一个州的军权,如果这些官二代发难,还真的是问题。

“两位,你们的话说错了,乐少爷并没有做出任何对秋荷小姐无礼的事情,你们就这样叫骂,不太好吧?”孔光熙帮腔说道,“沈太守,杜都督权力在扬州真的够大,如此做法不知道能不能在陛下那里参一本?”

沈玉山和杜和正马上不敢说话。

一开始陈汤听到秋荷说过,孔光熙是什么刺史的公子。陈汤也读过书,记得以前的历史书写的,刺史主要是监督地方的官员,就等于现代社会的纪委,那两人都不敢得罪孔光熙。

陈汤越来越觉得有趣,他说道:“秋荷小姐你怎么说?”

秋荷说道:“既然说出来,肯定就要做到,秋荷能够答应。”

朱立心才说道:“秋荷小姐不可。”

秋荷没有理会朱立心,她说道:“不过我不是答应乐少爷,而是陈公子,刚才我说是公子,而不是少爷,我只满足陈公子的要求。”

好一个挑拨离间。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