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汉狂徒 > 第13章 出风头(一)

大汉狂徒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天人图 才子风云录 大宋之天玑动 重生之三国枭雄录 原来三国可以这么读 大汉狂徒 至尊骁婿 大明恶贼 我和郑和下西洋 千古圣君秦二世

一听到秋荷的琴音,在座的所有人几乎屏住呼吸,有的人更是闭目摇头,仔细欣赏。

陈汤也在听着,他不懂音律,但也听得出好坏,这悠扬的声音,比起刚才的好听多了。

只见舞台上一双玉手挥舞,白玉一般的手指在琴弦之上翻飞,“叮咚”的声音将整个大厅充满。

陈汤也在欣赏品尝,跟着曲调的节奏走。前部分比较欢快自然,仿佛是男女之间互诉情意,如泉水叮咚,春雨拂面,让人心旷神怡。

突然间琴音的风格一变,轻快的音乐又变得细腻,给人一种窃窃私语的味道,很是旖旎。像是男女已经走在一起,每天谈情说爱,好不甜蜜

窃窃私语的风格不多时又变了,这声音慢慢的幽怨哽咽,似是女子在哭泣,想必是男女已经分开,女子挂念男子,心痛欲绝。

这一曲端的是好听,诉说了一对男女从初恋到热恋,最后分开,特别是女子的神态,被秋荷如此一弹奏,栩栩如生,让人叫绝。

琴音也似是有魔力,将大厅所有人都吸引,等秋荷一曲完毕,人们还沉浸在曲调中美丽场景,久久不能清醒,就是不懂音律的陈汤,差点沉醉。

“这个秋荷真的不简单,怪不得那么多人为她如此,也怪不得少爷偷跑出来看她一眼,听她一曲。”陈汤心想,如此女子竟身在风尘,可惜啊!

再看乐桓,只见他双目闭上,嘴巴微微张开,口水从嘴角流出来,一个猥琐的样子,陈汤差点吐了。好端端一个美好的氛围,就这样被乐桓给侮辱,陈汤无奈,乐家少爷就是如此无能,唉!

不仅仅乐桓如此,大厅上的所有人和乐桓差不多,就是没有人像乐桓那样流口水、丢人现眼。也幸好这里是隔间,所有人都沉醉,乐桓如此还没什么人注意到。

陈汤左右一看,在场的观众,只有自己一人还是清醒。

秋荷一曲弹奏完毕,他坐在舞台上也是左右的看了看,只见乐桓旁边的陈汤还清醒,没有像其他人那样,使得秋荷惊讶。

刚才秋荷已留意到陈汤,此番对陈汤更好奇。

“秋荷小姐的曲子,真是天上仙音,在下孔光熙,有幸听到秋荷小姐一曲,死而无憾。”首先反应过来的,是坐在陈汤隔壁的一个叫孔光熙的少年。

“原来是孔刺史的公子,秋荷拜见孔公子。”秋荷说道。

“刺史?应该是扬州刺史,又一个官二代,古代也拼爹。”陈汤心想。

“在下朱立心,身旁的是家兄朱立仁,也是有幸听得秋荷小姐的仙音。”坐在陈汤对面的朱立心站起来说道,他身边还有一个男人,应该就是朱立心口中的朱立仁。

“嘻!逛青楼也兄弟上阵,朱家也够厉害。”陈汤只觉得好笑。

“原来是朱家两位少爷,秋荷这厢有礼!”秋荷嫣然一笑,不少人看到秋荷的笑容,马上瞪大双眼。

那个朱立仁也不说话,冲秋荷一个点头,算是回礼,对一个妓女如此,也是给足秋荷的面子。

自从孔光熙和朱立心首先开口,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说话,高台之上的十二个隔间,已有十一个隔间的人向秋荷问好,剩下那个没有人说话的隔间,当然就是乐桓所在的。

于是,高台上所有目光都看着乐桓这边,甚至是舞台之下的人都抬头看过来。不远处的朱立心、沈玉山、杜和正等人都笑了。

“少爷、少爷。”陈汤用力地一推乐桓的胳膊,奈何乐桓还在流口水,一个不搭理陈汤的样子。

陈汤无奈,乐桓也是够窝囊,想要见秋荷,见到后又一个如此模样,陈汤站在他的身边也觉得丢脸,于是又推了推。

“别吵……”乐桓一手推开陈汤,他已张开眼,愣愣地看着秋荷,嘴角的口水亮晶晶的,反射着舞台两旁的烛光。

一时间,朱立心等人忍不住大笑起来,陈汤只觉得丢脸无比,他忍不住往前站一步,说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我乐家护院陈汤,代表我家少爷向秋荷小姐问好。”

“就一个奴才,也配向秋荷小姐问好,可笑!”陈汤的声音才落下,在一边的杜和正马上嘲讽陈汤,瞬间惹得许多人大笑。

陈汤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的,差点就过去揍杜和正一顿,又怨恨自己的少爷,能不能清醒一点。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秋荷将陈汤刚才随口说的诗句细细念了数遍,“这位陈公子出口成文,这句话似是诗句,秋荷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细细一想,虽然是简单,又有多少人说得出来。”

“哇!”秋荷的话惹得在座的人惊讶,他们惊讶的不是陈汤出口成文,而是秋荷称呼陈汤为公子,一个护院岂是公子?

那些腹中有点墨水的人没有理会“公子”二字,在细想陈汤的话,他们的感觉正如秋荷说的,虽然简单,又有多少人说得出来。

“他就是立心你说的陈汤,还是一个妙人。”朱立仁微笑地说道。

“也就稀松平常的护院而已。”朱立心不以为然,朱立仁淡然一笑,并没有理会朱立心的话。

还有几个人本来想嘲讽一下陈汤,而秋荷刚才说话了,他们担心惹得秋荷不高兴,又不敢说什么。

陈汤想不到脑海中突然浮现的诗句竟能引起秋荷的赞赏,一下子脸色好了不少,谦虚地说道:“多谢小姐的赞赏,这诗句我听得我家少爷随口说过,便记下来,此番发现形容小姐的琴音是极为恰当,我想这诗是少爷特意为小姐而写的。”

秋荷掩嘴娇声一笑,却也不看乐桓一眼,说道:“如此秋荷要多谢乐少爷。”

乐桓还处在半醒半沉醉的状态,听到秋荷的话,他也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但他痴迷地说道:“是啊!是啊,秋荷小姐……”

他一说话,又引得众人嬉笑,陈汤好不容易挣回来的面子马上又丢光。

其实乐桓是什么人,有没有才学,这里的人都知道,朱立心比所有人都要清楚,他马上说道:“哦!乐少爷好文采,怎么以前未曾听说过?我们只知道乐少爷不学无术,哈哈!我听这诗,似乎还有不止两句,不知道乐少爷愿不愿意和我等分享?”

在陈汤隔壁的孔光熙似是和朱立心不和,他说道:“朱二少爷这样说话就不对了,可能是乐少爷平日深藏不露,莫非朱二少爷嫉妒乐少爷?我看诗句多半是乐少爷原创,我也想知道整首诗,不知道乐少爷愿不愿意告知?”

官二代、富二代的圈子真是乱,处处针锋相对,孔光熙的话似是帮助乐桓,实则又将乐桓推上刀尖。

朱立心有点恼怒,正要说什么,被朱立仁一手拉住,只听得朱立仁说道:“舍弟说错话,还请乐兄见谅,不过在下也想要见识见识乐兄的才学。”

乐桓哪里有什么才学,陈汤用屁股都能猜得到,他看到乐桓沉醉的样子,恼怒无比。

乐桓听得众人多次提起自己的名字,他也迷迷糊糊的听着,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各位少爷,秋荷小姐,我家少爷最近喉咙发炎……呃!不对,是感染风寒,对,就是这个,所以不方便说话,不能大声说话。而我呢,又记不清楚整首诗,我问问少爷如何,再代替少爷回答。”陈汤笑嘻嘻地说道。

随即陈汤又觉得自己的借口弱智无脑,刚才乐桓还在优雅阁的大门和朱立心叫骂,不久前还说话,哪里像感染风寒而不方便说话,不过都说出来,陈汤只能够硬着头皮。

乐桓也看出什么不对对劲的,一把拉住陈汤说道:“到底发生什么事?”

阿弥陀佛,上天保佑,你终于都清醒,可是现在醒来有毛用?陈汤说道:“少爷,我能帮助你得到秋荷小姐的青睐,你信不信?”

乐桓说道:“真的,你可以?”

陈汤轻声说道:“我当然可以,不过还请少爷你配合,假装暂时不能说话,接下来就是我表演。”

乐桓肯定不愿意,他说道:“看你表演,不就将我的风头都抢走?不行!不行!”

“嘘!”陈汤说道,“少爷你轻声说话,我是少爷的护院,我的不就是少爷的?怎么会抢了少爷的风头?”

被陈汤一忽悠,乐桓觉得很不错,点头说道:“好,你去做吧,反正你的就是我的。”

“少爷你就看我表演,我保证能让少爷你成为全场最出彩的人。”陈汤说道。

乐桓一听就大喜,挥手说道:“你去吧,要做得好看,不能在秋荷小姐面前失礼。”

陈汤说道:“好的少爷。”

往前走出数步,陈汤看了看秋荷,只见秋荷又看过来,陈汤轻轻咳嗽,高声说道:“各位,少爷已经将诗句都告诉我。”

沈玉山马上说道:“废话什么?你说出来就是,让我们看看乐家少爷有多少才学。”

“秋荷也很期待。”秋荷秋水微波一般的目光在陈汤身上荡漾。

陈汤心中叫了一句狐狸精,然后说道:“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