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宋之天玑动 > 第13章 诛杀刘彦宗

大宋之天玑动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天人图 才子风云录 大宋之天玑动 重生之三国枭雄录 原来三国可以这么读 大汉狂徒 至尊骁婿 大明恶贼 我和郑和下西洋 千古圣君秦二世

四更天未尽,李宪得到两匹驮马,马背上是两百贯铜钱。

原来,蔡攸这次运过来一千贯铜钱,分为九辆马车装载。

事后经过商议,高托天和高托山兄弟算一份,徐成、张迪、杨江和李宪分别算一份,结果每份刚好两百贯。

李宪本来要推辞,但是杨江很大方地一挥手:“兄弟不用推辞,因为我们还有一百多匹马,那可是价值万金,说起来占了大便宜。”

继续推辞是不行的,这也是行规。如果李宪坚持不要,那就违反江湖规矩,很可能就无法离去了。

现在分得赃物之后,李宪也就进入了贼人圈子。今后就算报官自首,因为杀死官军将近两百人,而且李宪还是出谋划策之人,属于贼首之一,结果仍然会被斩首示众。

什么叫上贼船?杨江很大方一挥手,李宪就必须乖乖上去,而且还要表示感谢。

既然已经完成打劫目标,烧锅店自然不能久留。大家抱拳互道珍重,然后各自飞马而去。

走到半道上,郭小乙羡慕不已:“公子真厉害,两句话就弄回来两百贯铜钱。”

“你呀,懂个屁呀!”李宪骂完之后还需要开导一番:“你当他们是甚么好心吗?大家三一三十一均分,表示大家的身份都一样。如果今后被官府抓住了,大家就一起被砍头。这两百贯铜钱,就是买我和你的人头啊,傻瓜!”

郭小乙摸了摸脑袋:“原来里面还有这么多道道,真是没看出来。我什么都没干,他们就买走我的脑袋,太过分了。”

“你以为呢?”李宪微微一笑:“是你把徐老大带到我面前的,当然跑不了你。徐老大之所以那么快过来见我,是因为他们以为我和你早就知道这件事情才会赶过来的。江湖上讲究有饭大家吃,有酒大家喝,见面分一半,明白吗?”

郭小乙年纪不大,竟然开始思考更深远的问题:“既然是这样,公子为什么还要给他们出注意、想办法呢?就让他们扯旗造反,最后碰得头破血流不就行了。”

“你呀,考虑问题一定要往深处想。”李宪低声说道:“江湖朋友讲究推心置腹,我给他们出主意就表示没有把他们当外人,也希望他们不把我们当外人。如果大家互相猜忌,我和你现在可能已经被他们砍头灭口啦,明白没有?”

郭小乙点点头:“公子和他们推杯换盏,一说一笑,好像几十年没有见面的老朋友。没想到里面竟然还有如此复杂东西,我要慢慢想。”

李宪突然翻身下马:“这件事情今后慢慢就会明白的,你现在赶紧给老子想一个地方把两匹驮马藏起来,然后就在这附近等我。”

“公子你要去干什么?”

郭小乙刚刚接过缰绳,李宪已经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自然不可能回答问题。

原来,李宪从万毒手徐成那里听说了北珠之后,心里顿时就放不下了。

现在刚刚五更天,距离天亮还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李宪认为既然来到了大新镇,就不能空手而归。

北珠比深海东珠更稀少,就是大金国黑水(黑龙江)、混同江(松花江)里面的淡水珍珠。北珠色泽鹅黄,硕大圆润,晶莹纯洁,极为稀少名贵。

据徐成介绍,上等北珠在大名府购买的话,一颗就需要铜钱三千贯。到东京汴梁城可以卖到八千贯,关键是没货源,你拿钱也买不到。

军队里面的一个统制官,月奉才二十五贯铜钱,一年不吃不喝也买不到一颗北珠,可见这玩意儿多么值钱。

因为北珠实在是劳命丧财,实际上没有大用,所以即便大辽国的昏君天祚帝,都不准君臣私自拥有这些东西,金国更加不允许。可是大宋国不一样,宋徽宗赵佶、太师蔡京、童贯等人都喜欢。

如此稀奇古怪的东西,李宪实在是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模样。

二十一世纪好多珠宝都在贪官污吏手中,甚至故宫里面的国宝都被倒卖了。李宪空有一身本事,因为是法治社会,想看也没办法。现在有机会大饱眼福,他自然不想放过。

要想看看北珠究竟什么模样,就必须摸进辽国叛徒刘彦宗家里去,因为四名金国的珠宝商就住在他家。

郭小乙和徐成都说起过,刘彦宗的家就在大新镇北端,坐东朝西,大门口就是集镇的大街。

李宪把速度提到最高,也用了二十来分钟才绕到刘彦宗院子的东北角,没想到高达三米的围墙给他出了难题。

现在是冰天雪地,墙壁上都结冰了,根本无处下手。最后总算想起后背上的六合青龙剑,据说锋利无比,或许能够挖出一个洞来就不用翻墙入室了。

李宪前一世就是一个臭当兵的,对于大户人家是个什么模样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六合青龙剑并没有让他失望,很快就把围墙上的冰层剖开了,而且可以看见砖缝。

“还行,围墙并不是条石垒成,都是干打垒的土砖。”

一口气抽出十七块砖,终于弄出一个一米宽、半人高的大洞。

钻进院子一看,原来是一片竹林,看样子应该是后花园。

虽然天色很暗,但是地上和房顶都是积雪反光,倒也勉强能够指明方位。

花厅都是积雪没啥看头,李宪猫腰向前面的正房窜去,又是一道围墙,但是有一道后门。

侧门,是内院女眷进入花园游玩的通道,一般不会轻易打开。

用剑尖拨开门栓之后竟然没有推动,门后应该是被积雪挡住了,这一次只能利用宝剑爬墙。

溜进院子里,右手靠围墙是一条两米多宽的通道,长度六米左右,然后就是一个天井,天井正中间有一口巨大的鱼缸。

前后两进都是三开间布局,利用东西两侧回廊相连,就算是狂风暴雨也不会影响人们在里面活动。

“他娘的,有钱就是好啊。这处院子要是放在二十一世纪的北上广武四座城市,没有三千万你就别做梦了。”

心中愤愤不平,并不影响李宪提起全身的感知力探查四周。他的主要目的是要从右手边的回廊摸到前院,四个金国商人应该不会在后院。

果然不错,回廊的尽头又是一扇门。

恰在此时,前面传来扑哧扑哧的声音,有人!

李宪赶紧闪身躲到廊柱后面,不到一分钟就出来一个左手提着气死风灯,右手拧着一根短棒的家伙。

装模作样举着灯笼晃了两下,巡更的家伙掉头就走。

刘彦宗在大辽国可是六代宰相,巡更的家伙如此不负责任吗?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李宪心中有些疑惑:最后面的一排三开间的房子,里面是什么东东?

未曾兴兵,先寻败路。不行,先回去看看再说。毕竟最后面是自己未来撤退的地方,如果有古怪就糟了。

祠堂,原来最后面的三开间正堂,就是刘彦宗家的祠堂,两根蜡烛非常昏暗,让房间里面的众多牌位显得非常阴森。

李宪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他最怕活人,从来不怕死鬼。

确认里面没人,李宪这才进入祠堂。

右手边的厢房门楣上两个金黄色大字:崇文。左手边厢房门楣上两个大字:止戈。

李宪不得不佩服:“我操,刘彦宗还挺讲究啊,这里竟然还有书房和演武厅。”

这就是李宪无知的地方了,这个年代的皇帝都强调以孝治天下。做臣子的父母去世之后就要马上辞职,然后守孝三年。

期间不近女色,不闻歌舞。三年时间干什么呢?习文练武,准备报效朝廷,为皇帝陛下尽忠。

李宪对文字不感兴趣,所以他伸手推开了止戈这扇门。

唰——寒光一闪,把李宪吓得魂飞魄散。

幸亏侦察兵还有本能的反应起作用,立即一个千斤坠坐到地上,两条腿已经下意识地踢了出去。

噗嗵,重物落地的声音,随即传来一声低喝:“什么人擅闯祠堂?”

李宪没有起身,而是贴地侧翻,两条腿再次踢向发声的地方,但是他并没有踢实。

这两脚都是虚招。因为对方有兵刃,一旦踢实的话,很可能被对方一刀把双脚给剁下来了。

虽然双脚没有踢实,但是已经查明了敌人的所在。哐啷一声,李宪反手拔出宝剑顺势贴地削了出去。

一招得手在不留情,此时李宪已经适应了房间的黑暗,从门口的光线已经看见一个人半卧在地上,嘴角都是血迹,说明最开始的一脚踢到了他的腹部,难怪出声那么小。

宝剑顶在对方的咽喉上,李宪终于松了一口气:“你是谁?”

“老夫刘彦宗,你是何人?”

“你是刘彦宗就行了,叛臣人人得而诛之。”李宪话音未落,宝剑已经穿透了对方的咽喉。

从外面拿进来一根蜡烛,李宪才发现地上躺着一个长得白白胖胖的家伙,身上穿着睡袍,看模样应该有四五十岁。

“老子明白了,刘彦宗不是死了父亲就是死了母亲,目前正在家里守孝,应该是听到正堂有响动所以起来看看。没想到老子突然推开了房门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等到他再想大叫的时候,小腹部已经挨了一脚。”

果然是演武厅,左手靠墙有一张炕,右手靠墙有一个兵器架。

对于兵器架上面的东西,李宪没什么兴趣,他发现墙上佛龛上竟然供着六把长剑,还有两杆长枪。

李宪心中一阵兴奋:“听说他祖上刘怦、刘济父子是唐宪宗时期的卢龙节度使(也叫幽州节度使),这些兵器应该都是祖上传承下来的。难道因为诛杀奸贼有功,都要奖励给我吗?”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