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宋之天玑动 > 第12章 临阵献计策

大宋之天玑动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天人图 才子风云录 大宋之天玑动 重生之三国枭雄录 原来三国可以这么读 大汉狂徒 至尊骁婿 大明恶贼 我和郑和下西洋 千古圣君秦二世

领先这个时空一千年的经验,李宪当然不是吃干饭的。

因为神州大地上在未来一千年时间里,战火就没停过,各种稀奇古怪的战役层出不穷,攻防之间越来越神妙,根本不是现在这个时空的人所能想象的。

但是李宪很清楚,这个时空的人极其迷信,要想提高自己的声望,势必要把各路神仙请出来耍两把。

其实神仙就是猴子,当你想用的时候就可以拿出来耍。就算办不成大事,也能图个乐子。

“两个问题嘛,真的很简单。”李宪老神在在的,仿佛神仙已经下凡了:“你们只要把目前想干什么,未来想干什么想明白,然后就好办了。”

真的很简单吗?李宪当然不会如此无聊,他不过是要故弄玄虚而已。

目前想干什么,这属于战术问题;未来想干什么,这属于战略问题。

如果没有长远的战略眼光,再高明的战术设计,最后也要一败涂地。

李宪见到这些人的一瞬间,就已经开始在心里谋划自己的战略问题。至于目前怎么做,这属于很简单的战术设计问题,也是看得见摸得着的问题。

看不见的问题才是最糟糕的问题,也是一般人无法找到答案的地方,当然也是最后胜败的关键所在。

侦察兵长于战术设计,战略方针是短板,所以李宪首先要考虑的就是战略问题。

心中有了一个初步打算,李宪接着说道:“我送你们几句话: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某一时。匹夫之勇可以临阵杀敌,但不足以成大事。”

只提问题不做解释,这就是神仙。

李宪决定把自己打扮成神仙,所以他肯定不会解释。涉及到战略战术问题,这是最大的核心机密。

眼前的这四个人虽然在历史上都是牛人,但是今天初次见面,每个人的心性究竟如何,这个很难说。他不可能给自己培养一大批强劲的对手,所以不会深入解释。

李宪有自己的目标,那都属于先知先觉的内容,打死都不能说出来。

正因为如此,他绝对不会在这些人身上花费更多的精力,如果不能为自己所用的话。

幽云十六州是个好地方,当年的八路军在这里把小鬼子打得连他爹妈都不认识,击毙阿部规秀,让小鬼子哀叹: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

幽云十六州并不都是好地方,具有战略价值的地方才是关键。这也是李宪经过反复推敲之后设定的一个广大区域,也就是后世的八路军发展壮大的地方。

这样的地方需要满足几个条件:种地能够养活军民,开矿能够铸造兵器,布防能够挡住敌人,进攻能够快速出击。

李宪把问题都提出来了,建议也说了,剩下的就是徐成、高托天、高托山、杨江、张迪这五个家伙低头沉思。

李宪的话很简单,听起来很明白,想起来很玄妙,然后就非常伤脑筋。

毕竟这五个家伙并不是威震宇内的战略家,甚至连基本战术都不明白,因为他们没有上过军校,甚至连书都没读过。

恰在此时,要洞外进来一个扎红头巾的家伙:“天王,红头绳已经到了十里之内。”

杨江闻言长身而起:“李兄弟一番话果然发人深省,一时三刻之间想不明白。某家认为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拿下蔡攸那厮的五百贯。”

李宪这才明白,报信的家伙所说红头绳,就是蔡攸贩运的铜钱。

看见所有人都把视线放在自己身上,李宪赶紧摆手:“看着我干什么?你们原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徐成微微一笑:“我们原定计划,就是干掉蔡攸那厮的两百护卫,然后把钱分了各自回去扯旗造反。既然李兄弟突然提出这么些问题,和原定计划背道而驰,不看着你能看着谁呢?”

“这位兄弟——”李宪指了指报信的家伙:“车队到了什么地方,护卫是什么情况?越详细越好。”

报信的家伙没吱声儿,反而扭头看着杨江。

杨江有些不耐烦了:“实话实说,赶紧的!”

“护卫一百六十骑,装备单刀和弓箭,领头的一员小校使用长枪。车队一共七辆车轮包铜钉的大车,每车有车夫两人。目前顺着洋河过来了,已经不足十里。”

通信兵一口气把话说完,然后定定的看着李宪,心中纳闷:这谁呀,穿的比叫花子都不如,我们天王为什么要听他的?

李宪看着徐成问道:“诸位集中了多少人,装备如何,伏击计划是怎么样的?”

徐成微微一笑:“万毒手的名号不是白叫的,我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原定计划就简单了,等他们来到这里,一顿酒饭全部放倒,然后分钱各奔前程。”

李宪恍然大悟,原来这帮家伙就是以打劫贩钱车队为导火线,然后扯旗造反了。

现在不能执行原计划,李宪心中开始紧张推演各种可能性,但是嘴巴没闲着:“你们集中了多少人?我说的是信得过的兄弟,其他人不能算数。”

杨江接口说道:“一百人,我们每个人手下的贴身兄弟二十个,都算是江湖好手,马上步下都可以应付。”

“有没有战马?”李宪看着杨江。

高托天点点头:“当然有战马了,我在这个地方开烧锅店,就是为了从口外谋求战马。今天集中的兄弟都是未来的核心,所以每个人都有战马。”

“我有一计,你们看看行不行。”李宪只好借箸代筹:“抽出四十名兄弟快马加鞭向东出击,途中不能惊动车队任何人,赶到车队后面防止敌人有援兵,同时收拾掉往回逃跑的敌人,必须一个不留。”

“剩下六十人立即出发,一定要在六里路之前埋伏起来。等到敌人护卫队进入伏击圈,然后发起突然袭击。事成之后,必须把尸体和战马、车辆连夜转移进山,而且要把战场清理干净,争取不留任何痕迹,今后就算打死也不能说出去。”

“这一战要做到以少胜多,最关键的就是埋伏一定不能暴露,做到战斗发起的突然性。大宋军队军心不稳,夜战能力等于零。只要你们的动作足够勇猛,此战必胜。最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放走一个人,让整个车队凭空消失。”

杨江眼睛一亮,随即下达了命令:“马上行动!”

几个人冲着李宪一抱拳转身就走,窑洞里面就剩下李宪、郭小乙和徐成。

李宪有些奇怪:“你不是也有二十个兄弟的吗,为何不去指挥?”

徐成把一碗酒倒进口中:“我的兄弟早就交给高托天了,这种小事我才懒得掺乎。”

“徐老大果然是办大事的人。”李宪微微一笑:“能够处变不惊,徐兄应该不是无名之辈才对。”

徐成摇摇头:“大辽东南路怨军统制官董小丑是我结拜兄弟,因为征讨利州叛乱不利就被处死,我和另外两个兄弟罗青汉、董仲孙七百人反出来。后来都统耶律余睹、萧干率兵过来平叛,我们就跑进山里躲了起来。女真打败辽兵,我才出来活动。”

李宪微微一笑:“果然是见过大阵仗的人,所以比他们几个沉稳得多。”

徐成老脸一红:“我算什么啊,兄弟胸有韬略,字字珠玑,计谋不凡。天成县近在咫尺,为何一直没有听说过兄弟的名号呢?”

李宪无法解释自己的出身来历,只能一推六二五:“我一直随家师在山中修炼,如果不是前不久发生山体滑坡,我还不能出来。”

徐成随后沉默了许久,终于问了一个核心问题:“按照兄弟的眼光来看,他们那些人谁能够成事?”

谁能够成事?按照历史记载全部要死于非命,谁也成不了事。这话能说吗?当然不能。

李宪故做沉思想了一刻钟,还扳起指头装模作样算了半天,这才低声说道:“刚才出去的四个人都算一时之雄,属于难得的猛将。至于未来嘛,天机不可泄露。”

“猛将,猛将——”徐成低头在哪里喃喃自语好半天才抬起头来:“我明白了,成大事者必须帅才。他们都是猛将,正如兄弟刚才所说,临阵可以杀敌,不过匹夫之勇,不可成就大事。兄弟,干脆你来领头吧?凭你的胸中韬略,绝对胜过雄兵百万。”

李宪立即断然否决:“不行!我和诸位初次见面,此话言之太过。再说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我当然有自己的想法,甚至是其他人不能接受的想法。道不同不相为谋,徐兄赶紧收起不切实际的想法。”

李宪说的不是真心的话,但却是目前的实际情况。

杨江、张迪、高托天这些人都不是省油的灯,而是眼高于顶的人物,刚才的试探就已经被李宪看出来了。

李宪提出问题却不解释,实际上就是在考验这些人。如果她们从内心深处甘拜下风,就应该有所表示,然后请求李宪详细解释一番。但是他们都没有继续发问,说明心中另外有想法。

李宪需要绝对忠诚于自己的人,而不是搞一大群三心二意的人在身边。平时吃饭的时候看起来人多势众,实际上关键时刻不仅没有丝毫用处,反而只能坏事。

兵贵精耳,岂在多乎?

突然想到一个至关重要问题,李宪赶紧问道:“徐兄,你说蔡攸不远千里弄几百贯铜钱过来,要究竟想做什么生意才能赚回去十倍的价值?”

徐成怒哼一声:“蔡攸那厮百无一能,只会哄官家(宋朝称皇帝叫官家)高兴。他要做的事情,兄弟打破脑袋都不会想到,因为他要找女真鞑子购买两对上等北珠,等到班师回朝之后献给官家邀宠!”

李宪听得莫名其妙:“东珠我倒是听说过,北珠是个什么玩意儿?”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