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首页 > 玄幻奇幻 > 天衍狂修 > 第11章 最后的孝道

天衍狂修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噬魔神录 神王圣主 天衍帝师 神战仙农 宝塔镇苍穹 龙武主宰 天衍狂修 异界至强帝师 万道噬天 异星狂武

转天。

白云依旧,微风阵阵。

众人全都来到房屋前的白石广场,自觉的排成一横排,谁也没有说话,场面安静,每个人站的都十分端正,显得精神很旺盛。

在他们身前,忽然亮起道金光,可以看见里面包裹着一条人影,所有人更加的提起精神,待金光完全消失后,那人影变得清晰可见。

一个年约四十的男人,眯着眼睛,负手而立,穿着淡蓝色的长袍,上面镶着金丝,逐一扫过身前每个人的眼睛。

“首先,恭喜你们能通过严厉的三关考核。”

对面的三十多人,没有一人敢说话,就连大声喘气都不敢,似乎有种无形的力量,压在他们的身上,不得不认真的听着。

“之前你们的考核,都是由我负责,现在你们还是由我负责,我叫金浩以后,你们在这里,可以放心的修炼,我会不时的给你们下发任务,要你们去完成,并且也会帮助你们提升修为。”金浩说。

众人听着,心中想,看来以后都要听这人的了,不知道他在无天宗内是什么身份?

金浩像是能看穿他们的心思,说:“你们不要管我是什么身份,也不要打听关于无天宗的任何事情,因为现在的你们,没有实力可以知道。你们唯一需要知道的就是,服从我的命令,这也是提升修为最快的捷径。知道了么?”

“知道了!”众人恭敬的大声回答。

金浩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说:“十天后,我会举行一场比试,在你们中间选出一个领头人来。”

此话一出,众人脸上纷纷闪过兴奋,个个摩拳擦掌,似乎有些等不及了,都对自己的实力相当自信,暗下决心定要夺魁。

“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么?”金浩说。

“我有问题!”秦天忽然说。所有人都扭头看向他。

金浩说:“说。”

“我想知道第三关考核,最后的时候,到底是真实还是幻境?”秦天问。内心不禁有些紧张。

“第三关,你们的灵魂会回到你们内心中最思念的地方,有些人思念的事物已经不存在,有些则依旧存在,所以,既有真实,也有虚幻。”金浩说。

秦天心中一惊,“我想回家去看下,可以么?”

他刚说完,就引起众人哄然大笑,笑他好不容易通过考核,不珍惜机会好好修炼,还偏偏想着回家。

但秦天却根本不理会他们,现在他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落日城,飞回秦家,去看看父亲,去看看之前的那些是否是真实。

金浩看着秦天,眯着眼睛,仔仔细细的看。

秦天也在看着金浩,明亮的眼睛,透着坚定。

“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是最多只有十天,并且你也很有可能参加不了比试。你愿意放弃这次比试的机会?”金浩慢慢的说。

“我愿意!”秦天斩钉截铁的回答。

“好吧。”金浩说,同时扬手,虚空一画,在秦天后背的衣服上,画出个圆形的古怪图案。

“我在你身上画了阵图,他会带你离开这里,十天后,也会准时的带你回来。我在最后问你一遍,你真的愿意放弃参加比试的机会?”

秦天坚定的点头。

金浩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惋惜,再次扬手,秦天的衣服就忽然像是活了起来,挣扎着,伸出两只白色的翅膀,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竟然带着秦天飞了起来,然后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里。

“你们回去好好准备比试。”金浩说,说完就消失在了金光中,众人也都兴奋的,返回自己的房屋内,准备闭关,迎接十天后的比试。

齐海泽站在原地,看着秦天消失的方向,不知想着什么,少顷,幽幽道:“没有你的比试,也就没了乐趣,不如不比。”

他笑了下,换上从容的神情,走回自己房间。

落日城。

秦天刚一回来,就快速飞奔回秦府,一路上飞檐走壁,惊得整个城的人都知道他回来。

秦府还是紧闭的大门,里面透着悲凉的气息,秦天越是走近书房,脚步就越是慢,同时内心紧张不已,十分害怕,害怕看见之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吱呀……”他轻轻推开书房。

却没有再走进去,愣愣的站在门口,垂下头,阳光照在他脸上,闪出几点亮晶晶的发光液体,是秦天的眼泪。

眼泪一滴滴落在地上,秦天浑身颤抖,极力的控制自己,忽然跪倒在地上,重重的磕头。

秦无愧的尸体就躺在他身前不远处,正是那天最后倒下去的位置,一切都是真实,真实得令秦天感到,一柄柄的刀在切割着自己的心脏。

夕阳西下,秦天还在跪着,跪在书房门口,跪在父亲的尸体前,跪了一夜,跪到眼泪已干,跪倒双腿麻木,没有知觉,可是真正没有知觉的是他的心。

东方旭日刚生。

秦天便花重金,请人打造好了,最漂亮,最昂贵的棺材,将父亲下葬入殓,葬在母亲旁,愿他俩能在那边重逢。

秦天愿意相信,人死后会到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能遇见死去的亲人,但这个世界的仇恨却必须要有个了解。

“赤龙!我秦天早晚会杀到异界魔族,让你血债血偿!”

秦天心中暗下决定,回去后,要打听下关于异界魔族的事情,看怎么能进去,还要努力修炼,提升实力,他深深的知道,目前的自己是无法与赤龙抗衡的。

秦天还记得父亲临终前说的话,想烧了秦府,做个结束,所以,秦天雇了个佣人,要把秦府打扫得干干净净,才可以烧。

这也是,他唯一还能替父亲完成的事情。

最后的孝道。

佣人长得普普通通,名字叫来福,正如所有府中下人般普通。

秦天吩咐他打扫整个秦府后,其余的什么都不必管,吃住就在秦府里,又扔给了他许多钱。

硕大的秦府,竟然就成了来福一个人的。

来福心情激动,这简直就是个美差啊,待遇还多。他从来没有遇见如此好的主人,不禁对秦天连磕带谢。

秦天也不理他,进了房就不在出来。

并吩咐道,有事没事都不要来打扰他,也不需送水送饭。

来福似乎为了感谢秦天,将秦府打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地面跟镜子是的,能照出人脸。

他白天就在秦府闲逛,也不出去,钱财富裕,过得有滋有味。

只是有时禁不住好奇,在秦天门口偷听,却什么都没听见。

但他知道,秦天还在里面,因为,他每天都在注意着秦天的房间。

来福住在下人房,一天的功夫,将秦府里里外外全都熟悉了个遍,上到桌椅,下到碗筷,没有他不知道在哪的。

这天来福晚上起床小便,忽然看见,所有的碗筷和桌椅,都离开了原位,全部堆在了秦天的门外。

他怀疑有贼,急忙与秦天汇报,但房间内没有任何声音。

后来,他想贼也不会偷这些东西,于是又一一搬回了原地。

转天。

来福同样晚上起床小便,但比昨天早了些,刚推开门,就看见,所有的家具从各个房间内,排着队的漂在空中,就像是一个个幽灵来到人间,并又都聚到了秦天门外。

围了个水泄不通。

来福惊慌着去报告秦天,家里闹鬼,让秦天赶快出来看看。

但房间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来福逃进被窝,就再也不敢出来。

早上起床。

来福被昨夜的情景吓坏了,想换份工作,但等他从房间出来时,整个人都震惊了。

他的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

他无法相信看见事情,也无法确定这是人所能完成的。

他看见,整个秦家的围墙,像是自己生长了般,比原先高出了一大截,越到上面越是弯曲,最后四面围墙,合到一起,把秦家包围成了一个密封的球状。

将秦家紧紧的裹在里面,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

竟然成了一处绝境。

来福大惊,几乎快被吓哭出来,跑到秦天门前,扒开堆满的家具,“砰砰……”焦急的敲着门。

“主人,您快出来,大事不好了,咱俩出不去了!”

来福连哭带喊。

房内依然没有声音。

他试着推了几下门,却没有推开。

他哭着说,自己还有老婆孩子,真是命运弄人,本想多赚点钱回老家,现在怎么离开这里都不知道……

他说着说着,就睡着了,就睡在秦天门外。

似乎是在守着门口。

到了晚上,月色诡异。

来福慢慢醒过来,看见,所有的家具都从房间出来了,有的摆在地上,有的浮在空中。

成千上万件家具,几乎快要填满了整个被密封起来的秦家。

每个家具间留出的空隙,绝对不够一个人通过,似乎停放在那里,就为了让人上天不能,下地不行。

不管哪条路,都被这些家具给堵上。

来福相信,只要有一个人此时在秦家内,哪怕是移动半步,就会立刻碰到这些大小不一的家具。

但是,碰上这些家具会有什么后果,就没人知道了。

不过,来福知道秦天还在房中,因为他能听到里面有人的喘气声。

这喘气声,绝对不会比蚊子颤抖翅膀的声音大,但来福还是能听见,并且听的很清楚。

他离开了秦天的门前,走在各种悬浮的家具间,一个却也没碰上。

因为,这些家具全都主动的,为他让出了一条路,等他走过后,又重新回到原位。

他走到一面墙前,回头看了眼秦天的房间,露出阴森的笑容,然后墙壁上就开了扇门出来,等他出去后,又消失了。

来福刚出来,脸上敦厚朴实的神情,就被阴冷的表情所代替。

附近突然走出来一个人,正是落日城城主,柯化田。

他恭敬的对来福说。

“金脸大人,您确定这样就能杀死秦天,替我儿子报仇么。”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