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首页 > 玄幻奇幻 > 天衍狂修 > 第5章 杀人

天衍狂修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噬魔神录 神王圣主 天衍帝师 神战仙农 宝塔镇苍穹 龙武主宰 天衍狂修 异界至强帝师 万道噬天 异星狂武

秦天走在林间,眉头紧皱,三个时辰的时间,他一直在思索着同一个问题。

“究竟那本功法里,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看来这考核第一关不是那么简单,必须得先找一本看看,才能知道。”

他望向四周,这林子大的就像大海,一千多人进来,也很难能相遇,更何况找一本书。

他站住脚步,眼前出现多条岔路,不知该继续走哪个方向。

现在他已经记不清自己进来多长时间了,可能是一天,也可能是三天,总之,在找到功法之前是绝对没有人会离开的。

他随便选了个方向,没走几步,就在一棵树上,发现一本功法书,老老实实的放在那里,似乎是为自己准备好的一样。

“六级功法。”

秦天急忙跳上树枝,见四周无人,伸手去拿,忽然,背后一阵风响。

来不及回头,白狐剑就已迅速出鞘,无名剑法施展出来,本能般的向后一刺!

“叮!”

一枚毒镖,被刺成两半,掉在地上。

趁这个空档,秦天一手抓起修炼功法,从树上跳下,刚一落地,就藏匿好身形,寻找着暗算自己的人。

那个人躲在暗处,被草丛遮挡,偷偷瞄着秦天。

当他再次甩出飞镖,想击杀秦天时,秦天就从他眼前消失了,只留下条影子,然后,一柄长剑就刺穿了他的后背,从胸口透了过来。带着鲜血。

他惊骇的,想不通一个斗气二级的小子,如何能杀死斗气三级的自己,并且自己还是属于偷袭状态。但是,现在已经不用在想了,因为,他已经死了。

其实,在接下第一枚飞镖时,秦天就已经大致推测出那人的方位,等到第二枚飞镖出来的瞬间,秦天凭借风声,立时就锁定了位置,几乎瞬间,就杀了过来。

再之前经过丹田处,神秘的短剑替自己除去体内,不适合修炼的杂质后,秦天整个人的身体素质,五感六识,就已远超常人。

在确定周围完全没有人后,他才翻开了手里的功法。

秦天脸上的表情,竟然也如齐海泽当初看见功法时,如出一辙。

只是,他笑的更深。

秦天居然扔了功法,整个人速度一提,消失不见了,只留下条淡淡影子。

落在地上的功法,忽然一闪,也消失不见了,下一瞬间,又出现在别的地点,别人的眼中,引起一番新的争斗。

现在,整个小岛,所有的地方,几乎都在发生不同轻重的战斗。

秦天却偏偏提前返回了当初集合的,小岛岸边。

岸边一个人都没有,只有秦天自己。

“难道我猜错了?”

就在这时,海面忽然翻滚,一层层浪花扑向岛内,一条巨大无比的黑色鲸鱼浮出水面,正是当初落日城上空那条巨鲸。

巨鲸大嘴一张,一道气浪,卷着秦天就进入腹中,同时,他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恭喜你,通过考核第一关。总共用时四天,品质,下等。”

“什么?”秦天有些惊讶。

“已经四天了?我还以为才两天多,看来这这里果然无法预估时间。”

原来,秦天在翻开那本功法的时候,发现,里面竟然全是白纸,再加上之前齐海泽说的话要是我能活下去的话,这次考试我就通过了。

还有,考官最开始时说的话,为大家误解了,而最后一句等待归来者才是道出了玄机。

经过思考,秦天就想到,这次考核的目的,可能并不是取得功法,也不是在这里存活七天,而是,看谁能在这激烈的战斗中自保,从满是白纸的功法上,冷静分析。

因为,这里没有夜晚,所以很难计算出自己所待时间,在加上修炼功法,什么都没有写,只不过是为了吸引别人抢夺,发生战斗。

所以,秦天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又回到了岸边。

看来一切都如他所推测的一般。

这一切不过都是个骗局,开始即是结束。

其实,这次考核的主要目的正如秦天所想,一是,考验他们对战实力,谁能快速抢到功法。二是,面对满是白纸的功法,能冷静下来,心思缜密的推测出,不同的可能。

而且,这些功法,只有在一定范围内,同时出现两个人时,才会显现,目的就是引发战斗。

在没有黑夜的这里,七天的时间,也根本无法准确估算。

一切正如秦天所想。

其余的贪心的人,仍在岛内疯狂的厮杀,却很少有人摒弃贪念,冷静处理。

他微笑的,缓步向前走去,在这条漆黑的通道尽头,有着一扇门,门是半掩着,里面透出光亮。

“吱呀……”

门被推开。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空地,四周石壁上,精刻着各种不同样式的花纹,十分古朴,上面渗透出源源不断的斗气。

竟是一个供人修炼的阵法。

秦天体内的斗气忽然开始蠢蠢欲动,似乎随时可能突破,达到下一境界。

空地边缘,围坐着二三十人,显然是之前通关的人,大都在斗气三四级左右。

他们全部闭目修炼,谁也不想白白浪费着上好的资源。

在秦天进来的时候,这些人才齐刷刷的睁开眼睛,同时打量着秦天。

“咦!秦天,你竟然还没死!”

秦天顺着声音看去。

“柯胜!”

秦天冷冷望着他,没想到他竟然通过了第一关,还比自己提前完成。

“真是冤家路窄。”

在柯胜身边,还坐着个中年人,脸上一道长长的伤疤。缓缓睁开眼,盯着秦天身上。

“你说的就是这个小子?”

他对着身旁的柯胜说,蔑视的看着秦天。

“对,叔父,就是这个小子,您一定要帮我杀了他,让他尝尝咱们柯家的厉害!”

他得意的看着秦天,仿佛在说,一会就有你好瞧的。

这人正是柯家外族的一位亲戚,柯霸锋,他常年在外漂泊,争勇斗狠,年轻时曾因机缘巧合,修炼出斗气,现在到了斗气五级,对这次考试更是势在必得。

柯胜的父亲,给了他不少好处,才得以让柯胜,在考核间,受他保护,提携。要不单单凭柯胜那点杏仁大的脑子,早就死在了第一关。

现在,他竟想借助此人的力量,铲除秦天。

“斗气五级。”

秦天一眼就看出来,那人的修为在自己之上,并且已经带着杀气的,朝自己走来。

秦天全身戒备。

“秦兄,别来无恙啊,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又见面了。”

忽然,一个声音从秦天身后传来。

二三十个蓝衣人,拥着一个手摇纸扇的白衣男子,从容走了过来,正是齐海泽。

他笑着站到秦天身旁,蓝衣人则恭敬的站在他的身后。

秦天看见他,也挂上笑容:“我以为齐兄早已通关,没想到比我还晚些。”

齐海泽耸了耸肩,道:“弟不才,自小体弱多病,出来时家中不放心,所以这手下也就多带了点,在加上那林子实在太大,很多人迷路,所以才花了多些时间。”

身后蓝衣人,被他这么一说,脸上装得有些尴尬。

其实,他们并非迷路延误时间,而是,经过激战巨猿,元气大伤,又怕第二关凶险更胜,所以才多待了些时间,恢复体力。

他俩交谈,有说有笑,全然没有把对面的柯家二人,放在眼里。

柯霸锋却也不敢动手,想先看看齐海泽,和秦天到底有什么关系,他深知这男子并不简单,所以也不愿招惹。

但是柯胜却证实了自己白痴的一面,大喊道:“白衣服那小子,这里没你事,赶紧给老子闪边上去,要不小心一会连你也杀了,到时可别怪柯爷爷我没提醒过你。”

齐海泽的笑脸下闪过丝杀气。

“找死!”

他身后的蓝衣老者,瞬间就要出手,只见,齐海泽微微一扬手,就安静了下来。

柯霸锋也觉的自己这个弱智亲戚,实在太笨,无缘无故招惹强敌,但他现在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看看齐海泽和秦天关系如何,是否会为了他出手。

齐海泽说:“秦兄,之前你救我一命,现在,不妨让贤弟代劳,替你解决些麻烦,正好还了这个人情。”

柯霸锋一听,暗道不好。

全场所有人,都看向这里,等着好戏,虽然好戏还没上演,但他们却已同时看出一件事。

从刚才齐海泽一进来,就对秦天客气有加,又已“弟”自居,把秦天身份抬到自己之上,在加上这句话,看那意思,只要秦天点个头,那柯家二人,必然会被那群蓝衣人大卸八块。

那群蓝衣人,也从未见过,他家公子什么时候对人这么客气,而且还这么乐于助人。

心中暗道奇怪。

秦天也是心中纳闷,自己什么时候救过他,只是上次没有杀他,而且,当时自己与他无冤无仇,也没有必要杀他。

但现在就已经到了“必要”之时。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白狐剑握入手中,冷冷看着柯家二人,“齐兄,你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只是有些事情,必须要我亲自解决才好。”

这人竟然要以自己斗气二级的水平,对抗斗气五级,太狂妄自大了。除了齐海泽外,所有观战的人,都感到秦天简直就是白痴,有帮手竟然也不要,还妄想越级杀人,有些甚至已经笑出来了,等着看秦天如何被杀。

齐海泽淡淡一笑,就带着手下,找到一处干净的地方坐好,看着秦天这边。

柯霸锋见秦天没了帮手,顿时心中一宽。狰狞道,“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别怪柯爷爷我心狠手辣!”

说完,一杆银色长枪,不知从哪拿了出来,带着风声,向秦天扎来。

“去死吧!”

秦天整个人站得笔直,手腕轻轻一抖,白狐剑,就“嗡嗡”做响,似已等不及要品尝鲜血。

“少爷,您说那姓秦的小子,能赢么?”

蓝衣老者,恭敬的问着齐海泽。

齐海泽摇着纸扇,笑道:“威伯,您看要是我的话,对上那人,可有胜算?”

威伯说:“齐少爷虽然是斗气三级,但体质特殊,即使对上那人,也不会落败。”

齐海泽看着他,脸上笑容一收,“但是,秦天的剑,只用了一招,就已把我制住。”

威伯一惊,“什么!少爷何时与他交的手?”

齐海泽继续笑着,没有在说话。

威伯也没有在问。

他们同时看向一个方向。

因为,秦天已经出手。

就在,长枪刺到离秦天胸口,还半寸的时候,白狐剑终于动了。

“叮!”

白光一闪,在场数十双眼睛,甚至没有一人看清白狐剑运动的轨迹。长枪就已被弹开。

柯霸锋心中一惊!

“有点实力,不过,这样你只会死的更惨。”柯霸锋阴森森的说。

秦天浑身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体内斗气疯狂的旋转着,竟然在这关键的时刻,突破了,晋升到“斗气三级”

所有人都是一惊,竟然能在战斗中突破修为,真是难以置信。

但,更难以置信的是接下来的这一剑。

无名剑法最精华的一剑,虚中有实,一剑刺出,犹如十剑光芒。剑光晃的柯霸锋睁不开眼,他举起长枪,使出必杀一招,好似变长般,猛的扎向秦天。

“嗖!”

长枪被白狐剑斩成两半,柯霸锋心中大骇,想要逃命,但为时已晚。

白狐剑忽然刺穿柯霸锋的胸口,一剑毙命。

对敌人,秦天从来都不手软。

这一剑,不仅杀死了柯霸锋,更镇住了场上所有人,所有的目光都停留在秦天身上,被他那明亮的双眼所吸引。就连齐海泽手中的纸扇,也不知什么时候掉到了地上。

谁也没见过,如此快的一剑。

同样,谁也没有把握,能躲过这一剑。

场面一度安静了下来。

“啪啪……”齐海泽鼓着掌,站了起来。

“恭喜秦兄修为突破,这一剑,实在是气势非凡。哈哈……”

“齐兄过奖。”

秦天收了剑,就看到,早已吓傻的柯胜,裤裆湿了一片,腿上打着哆嗦。

“秦大少爷,求求你放过我吧,大人不计小人过。”

柯胜像是一只狗,趴在地上在求饶。

秦天和柯胜自小就居住在落日城,虽然不合,但也算的一路长起来,不禁有些心软。但同时,他也知道,柯胜这种人,只要是给他一点的空隙,他都会想着报仇。

留下必定是个祸患。

“此人留下必定是个祸患!”

竟是齐海泽在说话,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杀气。朝柯胜走去。

他猛然出手,双指如爪,“咔”一声,柯胜的脖子就被扭断下来,整个人瘫在地上,抽搐两下死了。

秦天不禁叹了口气。

同时感到,只有实力才是一切,假如不是因为自己拥有奇遇,得到无名剑法,可以越级杀人,现在说不定,已经死在了柯霸锋的长枪下。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