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首页 > 穿越重生 > 战王的嚣张医妃 > 第16章 比武场上的较量(1)

战王的嚣张医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书推荐: 妃同一般:炎妃倾天下 穿越之一品女法医 绝世妖妃倾尽天下 女尊之独宠娇夫 爆宠萌后要出逃 重生之将女有谋 重生之倾城药后 嫡女重生谋定天下 重生冷妃:王爷太霸道 一品仵作王妃

单云溪心下稍一思虑,便道:“好!”

反正她也没有什么损失,试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长乐公主抿了口茶,用绣帕轻轻擦了擦嘴角不存在的水渍,动作看起来极为赏心悦目:“我且问你,靖儿现在何处?”

“啊?”单云溪面露疑惑。

他在哪里我怎么知道?

不过她很快就开始在脑海里排查起来,这个点,不是在睡觉就是刚起来……不,也可能是在练剑!

“王爷应该是在练剑。”单云溪也露出一个礼貌的笑容。

长乐公主笑了声,朝旁边的覃嬷嬷道:“能知道靖儿晨间要练剑,已经很不错了……”她又转向单云溪:“你还没说他在何处?”

单云溪灵动的大眼珠转了一转:“自然是在王府内。”

她这回答不得不说是极为取巧的,不管他司马靖是在轩竹院还是在什么地方练剑,总归是在这王府里。

单云溪心里已经笑了起来,虽然取巧,但总归对了不是,这样她就能有一天的清静了!

长乐公主微微一笑,端起了茶盏,也不说她对了还是错了。

一个丫鬟提着食盒走了进来:“公主,东西已准备好了。”

长乐公主点了点头,朝单云溪道:“靖儿一大早就去了校场,连早膳都没有用,你既然答错了,那作为惩罚你便亲自去送这个食盒吧,也好叫你知道自己的丈夫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她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这话明显就是在讥讽单云溪,一个女子在外抛头露面本就丢脸,而她的理由还是因为连自己的丈夫身在何处也不知道。

周围的丫鬟婆子都低着头轻笑起来。

尤其是那个拿着食盒的丫鬟,笑得眼睛弯弯地走上来,明明没多大的年纪,却一脸地嘲讽:“王妃,这里头是牛乳粥,可得趁热吃才行。”

单云溪就是再不懂,也看清了这些人眼中的嘲笑。

她先是看了看小丫鬟手里的食盒,又看了看落落大方端坐在那里的长乐公主。

忍不住对长乐公主竖了竖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先是设了个套引她进入,然后气定神闲地看着她落入自己的瓮中,最后盖子一盖。

这长乐公主不去做谋臣真是屈才了,她就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不对的,这长乐公主非要这样的针对自己!

就算是为了她弟弟司马靖,这也未免有些太过分了,这么好的智谋却偏偏用在了算计自家人的身上……

亏她之前还放了长乐一马,没让她去守祠堂,可她不领情就算了,现在还要这样下单云溪的面子。

单云溪一把拿过食盒,转身走了出去。

看来,她不能再这样心慈手软下去了……

城东校场外,单云溪下了马车。

她走上前,还没说话,就有两个侍卫交叉长枪拦住了她。

“站住,此处是校场,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我是镇南王妃,镇南王你们知道吧,我是来过来找他的,赶紧放我进去。”单云溪有些不耐烦,说着便要抬腿往里走。

“放肆!真难王妃岂是你可以随意冒充的!”左边的门神侍卫凶狠地道。

“就是,最近怎么还有这么多人来冒充王妃,明明之前才清理完一批人。”右边的门神侍卫疑惑道。

总之就是没人相信她呗,单云溪白眼一翻。

这司马靖是有多抢手,还有一批的人来冒充王妃?

“你们放不放我进去?”单云溪看了左右门神一眼,大有一种不放我就给你们好看的样子。

“不放。”左边的门神面色凶恶。

“真不放?”

“真不能放。”右边的门神神色坚定。

单云溪冷笑一声。

她直接大喇喇坐在了地上,开始大喊大叫地嚎哭起来:“哎哟喂,镇南王这个杀千刀的负心汉啊!明明要了人家现在却不肯认账啊,这个死没良心的!现在还不肯见人家啦!唔唔唔……要人家可怎么办啊!”

两个侍卫都被单云溪的操作给弄傻了眼,这是个什么情况?

不是王妃么?您王妃的自尊哪儿去了?

“姑娘,您快起来吧……”右边的侍卫尝试着去扶单云溪,却被她一手甩开,用更大的声音喊起来。

“司马靖!花前月下你都是怎么承诺我的,你现在翻脸就不认人了啊!苍天啊,大地啊,司马靖始乱终弃啊!”

“胡说什么!”

一双靛蓝的靴子出现在了单云溪的面前,她抬头一看,诶嘿,果然是她家的俊美王爷。

“你说谁始乱终弃?”

单云溪见状不对,立马抱住了司马靖的腿。

“王爷,奴家错了!都是奴家没伺候好您,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生奴家的气了嘛,奴家晚上一定好好伺候您。”

司马靖一听满脸黑沉,想将自己的腿收出来,谁想到单云溪抱得太紧,他试了好几次都没用。

两个侍卫大眼瞪小眼,这话题好像不太适合他们听下去。而且王爷虽然面带微怒,却始终没下令将这女人赶出去,他们也不知道该不该去拉这女子。

“你放手!”司马靖忍无可忍,冷冷地说了一句。

“不放不放就不放,王爷你就别生气了,奴家保证以后什么都听您的不行么,不管您想用什么姿势都可以啊……”单云溪越说越离谱,但司马靖却忽然一愣,然后定定地看向她。

“当真?”

“什么当真?”

单云溪心里咯噔一声,遭了,他不会真想跟自己试各种姿势吧……她可是随便说说的!

“这……”她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反驳,就被司马靖一把拉了起来。

“你当真什么都愿意听本王的?”

什么嘛,原来是说这个……单云溪心里松了口气,下意识点了点头,“不过你得先吃了这个。”

她指了指旁边丫鬟提着的食盒,拍拍衣裙站了起来,之前的泼妇样子一扫而空,配着她浑身不俗的服饰还有身后跟着的几个丫鬟,看起来倒还真有那么点王妃的样子。

司马靖点点头,让身后侍卫接过了那食盒。

他虽然依旧冷着一张脸,但单云溪莫名觉得他的心情好像十分不错。司马靖让单云溪跟着自己,两人穿过了校场边缘,往书房的方向去。

单云溪不知道司马靖要做什么。

她一双灵动的眼睛这里看看那里瞟瞟,突然就看见比武场附近,卫子虞被几个人给缠住了。

单云溪就拉了拉司马靖的衣服,然后转身走了过去瞧热闹。

“卫将军是我们这里武功最高强的,还请不吝赐教!”一个热情的汉子大笑着抱拳道。

“此言差矣,我们之上还有王爷,将军切莫忘了。”卫子虞笑着摇手,样子看着十分谦虚,但也没有比武的意思。

“唉……那王爷谁敢去挑战啊!可不是自找没趣嘛,不过卫将军……你说这话可不是怕了吧!”

单云溪挤在人群中,正看得津津有味,就差没有大喊“打一架打一架”了。谁知这时,不知道身边谁推推搡搡的,将单云溪推了一把出去,卫子虞和那热情的将领都看向她。

“呵呵呵……你们继续,不用管我啊……”

“王妃!”卫子虞忽然道,他左右一看,果然看见不远处的司马靖,卫子虞立马跪下行礼,“王爷、王妃安好!”

旁边众人立马色变,立马跪下一片给司马靖和单云溪行礼。

司马靖从人群外围走进来,低头看向单云溪,皱眉道:“王妃很是感兴趣?”

“那倒也没有……”这么多人看着呢,单云溪只好笑着摇头。

司马靖看着她,眼睛里压根不信。

“也就……一点点?”单云溪露出一点小拇指的指尖来,模样看着十分有趣。

众将领都看向司马靖,先前那个热情的将领又开始继续着他的热情:“王妃若是感兴趣,不如下场来试试?”

“赵龙!这可是王妃,你不要过于随意了!”卫子虞立马呵斥他。

“哎哎……没事没事……”单云溪做着和事佬,她可不想一来就害得人家被骂,何况她确实对这些古代人的身手挺感兴趣的。

司马靖却忽然一摆手,众人都看向他,等着他的吩咐。就见司马靖看了单云溪一眼,他的眼眸微沉,这说不定是个试探单云溪的好机会……

“王妃可愿上去一试?”

单云溪左右看看,才惊讶发现司马靖居然是对自己说的。

“我?”单云溪连忙摇手,“我还是算了吧,这没什么好试的……”

她主要是害怕自己出手没有轻重,万一将人打伤了那就不太好了。

“上去试试。”司马靖冷冷地看向单云溪,话语中没有半分拒绝的余地,“不是说什么都愿意听本王的?”

单云溪一愣,瞪大了眼睛看向司马靖。

他怎么这句话就记得这么清楚!

“王妃反悔了?”

“不是,我没……”单云溪垂着头叹了口气,“好吧好吧,不过事先说好,后果怎么样我可不负责的啊……”

看着单云溪往比武台上走去,众人都面露惊讶。

敢情这王爷是真的要让王妃下场啊!

单云溪今天穿着一件藕荷色的夏衫,不像其他的富家小姐或者夫人,全身上下除了腰间一条绛紫色的腰带,没有任何多余的饰物,颇有些随意不凡的气度。

她身材偏瘦,肩膀骨架却并不小,站在比武台上还真有几分洒脱的英气。

“你们谁先来啊?”她手一挥,脸上的神情随意得很,似乎完全没意识到这些将领都是随着司马靖征战杀伐过的。

换言之,他们都是手底下见过血的人。

这些将领看她那毫不畏惧的样子是又有些生气又有些无奈,生气的是这女子纵使王妃态度却无知又嚣张,无奈的是这女子终究是个王妃。

众将领又去打量司马靖的脸色,等着他的吩咐。

“注意分寸,切勿伤着王妃。”司马靖朝着众将领扫了一眼,他说话极具威严,下方众将都有种要挺直腰杆听军令的感觉。

“是!”

那之前被称作“赵龙”的将领率先上场,他笑着朝单云溪道:“王妃娘娘,您可以随意使用任何武器,我老赵保证不用任何兵器。”

单云溪却觉得好笑:“我不用兵器。”

“那我老赵就让您一只手和一条腿吧,咱们三十招内定胜负,只要您将我打动了一步,就算您赢怎么样?”

“老赵,你这也太放水了啊!”下方有人笑着道。

“说什么呢,这可是王妃娘娘,万一真出了啥事可怎么办!”那赵龙故作正经,朝下方的人说道。

“那你要不干脆别出招了,只要王妃娘娘能想办法让你移动一步就行!”下方的人又喊着。

“哈哈哈,是啊,老赵你可站稳了!”

众将领调笑着台上的赵龙,丝毫没有将单云溪放在眼里。

单云溪不由冷笑一声,摆出了一个出拳的姿势:“我劝你最好还是用尽全力,千万不要想着手下留情。”

正在这时,卫子虞走到司马靖身边,低声道:“王爷,廖将军还在书房等您商议边境换防一事。”

司马靖看了一眼台上摆好了姿势的单云溪,眼神紧了紧,道:“好好看着王妃,不要让她出什么事。”

看着司马靖往书房走去,卫子虞才表现出十分震惊来,自家王爷什么时候多看过女人一眼?

然而在司马靖消失在转角不久,赵龙就被打得飞出了比武台,在地上咳了好几声才捂着胸口坐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