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首页 > 总裁豪门 > 故用情深,引我入局 > 第16章 再次交易

故用情深,引我入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书推荐: 不曾轻易错过你 任由情爱步步殇 捡个总裁来宠我 相思未寒情刻骨 豪门二婚太高调 婚情荡漾:陆先生,追妻请排队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替嫁娇妻宠上瘾 我与你正相遇

安尘欣听到这话,眼底透着得逞的阴沉狠戾。

“你现在编辑一条手机短信,内容是:想想办法,有什么办法可以离开那个男人,废掉包养协议,一起去美国。”

安晓兔怀着将信将疑的心情把短信编辑好,安尘欣笑着将她的手机抢过来直接发了过去。

发送,截图,一气呵成。

“你干什么?”

安晓兔忍不住惊呼质问。

安尘欣发送的那个号码,正是诬陷和她有染的那个男人!

直到现在,安晓兔对那次被平白无故诬陷还印象深刻。

这举动直接让安晓兔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安尘欣淡定,一点都不为安晓兔的惊慌所影响。

直到删除了记录,才慢吞吞的解释,“我这样做当然有我的原因!”

“可你为什么连记录也删除了?”

这样的举动实在让安晓兔害怕,万一她把这事说出来,自己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因为我怕你反咬一口!截图也是为了留证据!”

安尘欣信誓旦旦,坚定的语气微微打消了她的顾虑。

但安晓兔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可是你……”

“你只要带着你母亲和小夕出国,而且保证不回来,那么这些保留的记录,不会有第三个人看到!如果我能顺利嫁入楚家,我还得感谢你……”

“你放心,我不会恩将仇报!”

见到现在还没说出什么具体计划,安晓兔紧紧咬牙,对她所说的话持怀疑态度。

“怎么?难道你不想获得自由了??”

提到自由,安晓兔的心不禁蠢蠢欲动。

这是她一直渴望而不可及的东西。第一次,安晓兔真的被她煽动了。

“我母亲在哪里?”

“放心,你母亲在一处很隐蔽的地方修养,只要你乖乖配合我演一场戏,你们母女很快就能团聚!”

安尘欣胸有成竹的样子让安晓兔迷惑不已。

噙着意味深长的笑,安尘欣凑到她耳旁轻声细语的嘀咕了一会……

听完安尘欣的计划,安晓兔整个人都已经惊呆了,她站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

安尘欣拍拍她的肩膀,笑吟吟解释:“你放心,不会让你真的死!等事情一结束,我会让先派人带你和小夕和你母亲先离开g城,然后隔天通知秦安……”

对上安晓兔狐疑的眼神,她不慌不忙继续解释:“因为同一天你们全部消失,肯定会惹人怀疑,况且,过几天秦氏珠宝集团国外分公司正好有一场庆典活动,可以提供离开的机会和理由!”

仔细思考了一下,这计划很完美,完全找不出什么漏洞。

安晓兔眼中的疑虑在安尘欣的花言巧语下消除。

下定决心,安晓兔紧握着拳头一脸笃定的说:“好!我答应你!”

坚定的眼神,带着破釜沉舟的决心。

安尘欣达到自己的目的,一脸满意的走了。

天空很黑,等安晓兔回过神来,才发现她和安晓兔已经谈了很久了。

不想在花园闲逛,安晓兔打算回去。

走到房间门前,安晓兔推开房门进去,刚开灯,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熟悉又让人害怕的身影!

靠窗的沙发上,楚墨严随意靠着椅背,笔直修长的双腿架到桌上。

见到安晓兔,他黑着脸沉问:“你今晚去哪里了?”

安晓兔不擅撒谎,脸上的惊慌虽尽力掩饰,可落在精明的楚墨严眼中,这几乎就是不打自招!

“我今天去……”

她侧过头避开那极具压迫的眼神,手心,额头瞬间布满了粘腻的冷汗。

他不是说公司要开会吗?怎么突然就提早回来了?

猝不及防的质问,让安晓兔根本不知如何应对!

她就这样,像木头钉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楚墨严瞳眸中没有一丝温度,连说话的每一个字,仿佛都带着一股子寒气。

“去见哪个野男人了?难道我一天不碰你,你就受不了了?”

冷漠的讥讽像锐利的尖刀扎在她的心脏,痛得她鲜血淋漓。

“没有……我去医院看小夕了……”

顶着那骇人的目光,安晓兔艰难开口解释。

“真去医院了?”

楚墨严脸上严峻脸色陡然缓和不少,甚至还露出了淡淡的笑。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眼中带着不明意味的笑,安晓兔心脏一紧,仿佛整个人由内到外都被他看透了!

一遍遍安慰自己,安晓兔忍住恐惧点点头。

“是的……”

看着他的脸,后面的话仿佛瞬间哽在嗓子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楚墨严脸色瞬间变了个彻底,刚才还算是万里晴空,瞬间就成了乌云密布!

“去看小夕?我派的保镖一直在医院,从今天传来的监控录像显示,你根本没有去医院!你在说谎。”

每听到一句话,安晓兔脸色就白一分。

“你竟然还监视我弟弟?”

她看着楚墨严,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的的动作竟然这么快!

楚墨严语气放肆到张狂:“我不仅监视你弟弟!连那个要求我撤走保镖的南宫医生,也被我狠狠教训了一顿!”

安晓兔柔美的五官带着点点震惊,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对这个男人的绝望!

气到极点,安晓兔连手都微微颤抖。

她直指楚墨严,厉声质问:“南宫医生是一个好医生!你凭什么打他!如果没有他,小夕可能已经死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她的质问让楚墨严一阵恼怒!

安晓兔为那个男人心疼眼红的样子让他内心的嫉妒之火愈烧愈旺!

为什么?为什么她可以对别的男人这么上心!这么好!

而他们兄弟,却永远得不到她的重视!

弟弟被分手,现在自己包养了这个女人,她还是不安分。

白天刚签了协议,晚上就出去浪!

她的一举一动,无一不挑衅着楚墨严的敏感神经!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晚上到底去哪里了?”

极具穿透力的眼神与摄人的气势,让安晓兔感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楚墨严咬字清晰,强忍怒气继续质问:“你最好老实回答!不然你身边的人都要倒霉!”

安晓兔被打击得连退两步,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她声音嘶哑中透着失望:“你真的要用我的家人来威胁我吗?”

楚墨严心头微动,一点恻隐之心油然而生。

然而,被欺骗的愤怒让他完全忽视了内心深处的感觉。

“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连累到你家人,那也是你自找!”

安晓兔看着他执拗偏激的神色,为什么他总是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

他的偏激,与之前那个儒雅风趣的楚墨羽,简直判若两人!

安晓兔悲哀的看着楚墨严,试图在他脸上找到一丝熟悉的神色。

然而,那种上位者的凌厉气势,直让她感到了无尽的陌生。

许久等不到解释,楚墨严直接走到安晓兔面前,粗暴将她拽到床上!

“不回答是吗?那我亲自检查,看你有没有和别的男人上床!”

安晓兔摇头否认,连声说:“没有!我没有……”

“没有?你这么饥渴,找野男人的可能性非常大,非要我亲自检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