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首页 > 都市情感 > 狂龙伟业 > 第14章 打“犊子”、震保安

狂龙伟业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邪痞兵王归来 我是超级巨鳄 重生1997 都市超级战神 绝品房东逍遥客 绝佳战王 我真是大神医 全职护卫 超凡医圣 至尊麟少

“这位先生,您不用理会他。”

正当那个人对张剑的问话置若罔闻、自顾自的走开时,另一个黄种人走了过来。

这人走到张剑的面前,侧头满是鄙夷地看了看方才那人:“这位先生您不知道,那个家伙是个老财迷。本来领事馆三次通知他去撤侨的集结地点,可是他为了房子和没卖掉的汽车竟然全错过了,这才被困在了这里。”

“你、也是中国人?”听这人说话一口闽南普通话腔调,张剑盯着他问了一句。

抿嘴一笑,这人也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是台湾人,也算是中国人吧!”

“啥意思,什么叫也算是?”一听这人此言,杜邦的爆脾气立刻发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咋着,听你这话你是个混账王八蛋的‘犊子’了?”

“‘犊子’,什么叫‘犊子’?”那台湾人没明白杜邦冲他吼出来这句话的意思,竟然反问了一句。

一见他反问,张剑脸色变得异常阴冷,截过话来:“东北俗语里有一群人叫‘王八犊子’,大多数东北人把宝岛台湾终日想着要分裂国家的家伙简称也叫‘犊子’。请回答我们,你是‘犊子’吗?”

很有趣的东北地方特色一种挤兑方式,却说出了大多数反对一切分裂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真心爱着中国之人共同的心声。

那台湾人这下算是彻底听明白了,脸色瞬间涨得通红,却还辩解道:“人人都有选择自己政治立场的权利……”

耳听他开口这样说话,张剑猛地怒吼一声:“滚,从我们的面前立刻、马上滚开!”

张剑吼声中,杜邦猛地上前一步,恶狠狠地逼近到了那人的面前。

双手攥起,将手指捏得一阵脆响,杜邦低沉、冰冷地对那台湾人说道:“就算刚才那位先生再是守财奴,他知道自己是中国人,是我们的同胞。你个数祖忘典、连自己祖宗都能不认的‘王八犊子’,立刻、马上消失。否则老子揍你个爹妈不认、满地找牙。”

“都是中国人,你们……”那台湾人似乎明白了眼前这个两个人愤怒的原因,急着想要改变口风。

可是没等他继续将话说下去,一只大手已经从后面拎起来了他的衣领。

接着他只感觉一阵天晕地旋,在“咕咚”一声后被人地甩出三四步远、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你个‘犊子’不配与我们说话,解释个毛、再解释也掩藏不住你那丑恶的内心。”直到那人疼的哀嚎起来,将他扔出去的段勇先在恶狠狠地瞪着他开口说了这样一句话。

“你、你们……”

正当那台湾人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间、大堂的两侧冲出来了四个全副武装,身上穿着保安服的人。

那些保安中,一个戴着不同颜色领章的人一冲到张剑等人身边,立刻端起枪叫道:“住手,不许打架!金色港湾是受过渡委员会特殊保护的地方,不允许任何人在此闹事。对于闹事者,我们有权当场击毙。”

看到这四个保安,张剑笑了、微笑着道:“国家已经发出了三次撤侨动员,怎么居然在这里,我一次见到了这么多同胞?兄弟,听口音你应该是山东人吧?”

任何人可能用其他许多方法藏住身份,乡音难改却让张剑听出了这保安里的头儿是个山东人。

保安头儿听到张剑问话,依然用枪口对准张剑,面无表情的说道:“别套近乎,知道都是中国人,还打什么打?那台湾来的不懂事,你就不能让装没看见?这又不是在国内,这么打不让周围那些外国人看热闹吗?”

“呦呵,你还跟我班长讲政治道理来了?”

没等张剑接话,举起枪、瞄着那保安的杜邦呛声道:“数祖忘典、背弃祖宗的混蛋王八犊子就该打。你怎么着,要帮他强出头吗?来、想出头,看看咱俩谁扣扳机的速度快。”

“放下枪,别胡闹。”不等保安的头儿再开口,这次轮到了张剑抬手按低了杜邦的枪口,制止了他“犯病”的举动。

被张剑按下枪口,杜邦依然不忿地瞪着那保安的头儿:“就他,看他端枪那德行,也就武警部队混过几年。他那德行的居然敢拿枪对着你,不给他点颜色,他还当咱们好欺负呢!”

军队的作训大纲是大同小异的,实际训练中都会有一些不同。

那保安头儿的举枪姿势明显不同于张剑等人,说明了他即便服过兵役,也是武警或者步兵等兵种出身。

特种兵是公认的兵王,能够进入猛虎大队、进入蓝军旅的更是兵王中的佼佼者。

如果是在部队里,杜邦绝对不会如此轻视武警官兵。可是转业以后,杜邦骨子里的傲气和曾经的经历让他有了藐视其他兵种习性。

深知这种习性不好,张剑自然制止了他。

不过制止杜邦胡来,不代表张剑真的就会容忍别人端着枪、对准自己的头。

就在杜邦话音落下时,那个端着枪的保安头儿只觉得眼前一花,随即双手一空。

当他看清那道一闪而过的人影是张剑,而且张剑迅速站回到原来位置上时。他的AK47步枪已经被张剑劈手夺走,倒拎起来用手指拄在了地上。

倒拎着步枪拄在地上,张剑冷笑着侧望保安头儿,在他看清自己的时候说道:“兄弟,你不让我们打那犊子,却拿枪对准自己人。怎么着,在部队的时候,你的班长没告诉过你枪口永远不许对准自己的同志吗?”

“你、你们是之前接到通知,要来入住的那三个‘蓝鸢尾’成员吧?”没有回答张剑的问话,保安头儿反问惊讶中猜出了三人的身份来。

听到他猜出了身份,张剑又是冷冷一笑:“兄弟,准确的说,我们是曾经服役于猛虎大队、蓝军旅的退役军官。以你的身手,看来最多只是在部队混过几年。现在一个曾经的士兵,却对军官举起了枪,你是不是应该为你不合适的举动做些什么呢?”

“对不起首长,不知道是你们到了,我为我的错误举动向您道歉。”很知趣地,保安头儿在张剑话音落下时举起右手,对着张剑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