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首页 > 都市情感 > 狂龙伟业 > 第13章 乱世“宫殿”遇同胞

狂龙伟业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邪痞兵王归来 我是超级巨鳄 重生1997 都市超级战神 绝品房东逍遥客 绝佳战王 我真是大神医 全职护卫 超凡医圣 至尊麟少

正是有了这些考虑,在马布鲁克问过以后张剑淡淡地一笑:“我的决定和我说过的话,永远不希望重复第二次。少尉,请直接载我们去酒店,我不希望再听到你问任何多余的问题。”

“听到没、去酒店,别再废话。执行命令、少尉先生。”杜邦就像是一只应声虫,张剑才说完、他马上跟着也对马布鲁克没好气地说道。

听到这两个可以帮他复仇的人如此不耐烦地下了命令,马布鲁克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猛一踩油门、冲着城内已经为三人安排好的酒店方向疾驰而去。

当汽车离开码头,朝着酒店进发的这一路上,张剑、段勇先和杜邦更进一步地见识到了这个国家、班加西这个地方的动乱的最真实一面。

随处可见倒地死去的尸体,满目疮痍中随处能见流离失所的难民。

似乎无处不在那些荷枪实弹的各方武装人员,似乎无时不在响起的、那杂乱扫射的枪声。

爆炸声似乎是属于这个城市的主旋律,枪声似乎是属于这个城市的伴奏。

孩子的哭泣声,妇女的叫喊声与武装人员的吆喝声,则是在向初来此处的人们献上属于他们的另类交响曲。

几处街口,不知是属于哪一方势力的人被拉到了街边,就像是被屠宰的生猪一般砍掉头颅、弃尸街头。

一栋四层高的大楼,当张剑等人乘坐的车辆驶过后。伴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瞬间便变成了一片废墟。被炸得乱飞的瓦砾,甚至砸到了汽车后面的风挡上……

乱,实在太乱了。

三兄弟看到周围正在发生这动乱的一切时,忍不住互相看了看彼此。

杜邦吐了吐舌头、段勇先摇了摇头,张剑也只是苦笑一下却谁都没有说什么。

此处无声胜有声,谁也不用再说什么话。

乱世出英雄,来到这样一个乱得不能再乱的地方执行搜救任务。只有做一个强者才能完成任务,然后安安全全的离开。

这是三人心底里真切见识到这里的动乱以后,产生的共同想法。

打定这样的主意之后,汽车即将到酒店的时候段勇先将他那支95班用机枪组装好,压满了子弹。

张剑也将自己要求张桥提供那枝95式突击步枪组装好,仪器全部检查了一遍。

“先生们,到了、这就是你们下榻的金色港湾大酒店,目前班加西唯一还在营业的四星级酒店。”当张剑将检查好的仪器装回行囊时,汽车停下、马布鲁克开心地叫了一声。

顺着他叫声中的指引,杜邦一看到他所说的四星级酒店却立即爆出了一声怪叫:“我靠,这是特么是四星级酒店,整个就尼玛一座废墟呀!”

“我了个去,四星级、被炸得这么稀烂居然还营业,这里面特么的能住人吗?”杜邦的叫声未落,段勇先也望着不远处那酒店发出了一阵骂声。

确实够破,这家马布鲁克口中唯一还在营业的四星级酒店,给张剑的第一印象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破烂不堪。

但是在二人的叫骂声中,张剑背起枪械和行囊已先从车里跳到了外面。

双脚一着地,张剑回头看了看他们:“在这种乱得难以想象的破地方,能有个地方住就不错了。这总比让咱们去住露天地、去睡大沙漠要好太多。你们俩呀,就别那儿骂了。”

耳听此言,段勇先和杜邦对视了一眼,随即只能同时摇了摇头、轻叹一声,很是无奈地打开车门,追上张剑一起走进了酒店。

才一踏入酒店,看到眼前的景象,又是杜邦先发出一阵惊叫声:“我靠,别有洞天啊!外面被炸得那么破,里面居然这么富丽堂皇,这真是让人想象不到呀!”

外面被炸得破烂不堪,酒店内别有洞天。

杜邦说的没错,当三人和马布鲁克一起走进酒店以后,看到的是与外面景象截然不同的两种景象。

金碧辉煌的穹顶,雕满花纹、阿拉伯特色的巨柱,地上全是上等的金丝花纹大理石。通往二层的一路上、楼梯上,全部都铺满了波斯地毯。

如果不是枪声、爆炸声依然在远处不时的响起,任何人看到这酒店内部的景象,相信都会误以为到了一座阿拉伯风格的宫殿……

看到这里外两重天的景象,段勇先忍不住也啧啧称奇道:“外面都给炸成残垣断壁了,里面还像皇宫一般。看来这酒店的楼不是豆腐渣,而且坚固的可以和碉堡相比了呢!”

“没错,段上尉您说得没错。”

听到段勇先的称奇声,他身后的马布鲁克笑着说道:“这家酒店当年贵国援建的,完全按照国际上最强硬堡垒标准建设的。所以呢,这里几次遭遇轰炸和爆炸袭击,却只是外表受损,里面丝毫没被破坏……”

“你们、是中国人,中国军人吗?”

马布鲁克的话还没等完全说完,突然间一个黄皮肤的面孔冲到了张剑的面前,面露惊色地问道。

看着眼前这张像是花猫、却显然是黄种人的脸,张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们是中国人,曾经是军人、但现在不是军人。请问,您也是中国人吗?为什么如此狼狈?”

那人听完张剑的话,原本充满惊喜的脸瞬间变得万分沮丧:“还以为、还以为祖国的军人来保护我们,真的来带我们回去了。原来、原来你们也是被困在这里,和大使馆、领事馆失去联系的小可怜。”

一看到那人那副神态,跟在张剑身旁的杜邦立即气不打一出来地吼道:“喂喂喂,说什么呢!谁是被困的小可怜,你能小搞清楚我们哥几个的身份再说这种丧气话吗?”

“不是被困的人,还能是什么人在这种时候来这里。煮熟的鸭子,嘴硬!”那人根本没在乎杜邦的愤怒,说完话依旧垂头丧气地摇着头、叹息着朝一边走去。

“先生,请等一等。”

杜邦见那人如此刚想冲上去,张剑按住他,对那人说道:“国家已经开始大范围撤侨,只是班加西这里是整个利比亚最乱的地方,人员过多又散落各处。请问您没去找过领事馆吗?那里应该也在组织撤走本地的华人华侨呀?”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