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首页 > 都市情感 > 狂龙伟业 > 第12章 真实用意

狂龙伟业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邪痞兵王归来 我是超级巨鳄 重生1997 都市超级战神 绝品房东逍遥客 绝佳战王 我真是大神医 全职护卫 超凡医圣 至尊麟少

对方放下武器、准备撤走,张剑如约放了那个警察头目。

警察头目很清楚他们绝不是张剑和他身边另外两个中国人的对手,很知趣地一获释马上便带上他的手下,犹如丧家犬一般逃离了码头出口。

“中国军人万岁……”

“中国人,正义的使者……”

当那些警察逃走之后,原本只敢藏身在双层小楼内的本地百姓,眼见到欺压了他们好多天的那些混蛋被赶走,马上冲了出来将张剑等人围在垓心欢呼起来。

看到身边这群衣衫褴褛、面目沧桑地利比亚百姓,张剑和段勇先对视了一眼,两人心底里同事想起了一句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在利比亚前卡扎菲时代,围绕在周围这些利比亚人的多么的幸福。吃穿住行全部国家负责,生老病死全部由卡扎菲政.府买单。

可惜的是随着时间的推进,卡扎菲变成了一个暴君、一个独裁者,一个敢于挑战国际公约和与世界为敌的“邪恶轴心”。

从北爱、巴勒斯坦,到西班牙、意大利。恐怖组织、恐怖事件都与卡扎菲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直到他亲自策划、实施,制造了震惊世界的洛克比空难。

终于、卡扎菲邪恶的执政彻底遭到了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反对和厌弃,最终使得利比亚这个国家平凡而无辜的百姓跟着他一起走向今天这种“亡、百姓”苦的局面。

珍爱和平、远离战争。发展国家、授利全民。

相比之下,伟大祖国的领袖们是英名的。

至少祖国的人民不用担心哪一天自己的国家陷入战乱,变成和身边这群利比亚人一样只能靠外国人来维持正义、任人宰割和欺辱的砧板之肉……

不过他国百姓围绕在自己身边,高呼的是中国万岁、中国人正义使者这样的话。

此等情形,让张剑、段勇先、杜邦在来到这里后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所确定要做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们的祖国不扩张、不霸权,但是不代表世界各国就真的可以遗忘强大的、正在高速崛起的中国。

我们的祖国坚守着“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不去做“世界宪兵”。不代表国际上就可以忘记有一群战力很强,有能力将任何一个敢于来犯之敌消灭干净的中国军人存在。

三兄弟心底同时、再次打定这样的主意后,张剑露出了标志性的迷人微笑,在马布鲁克的协助下很快劝散了欢呼的人群。

在劝散那些人的时候,其他两个兄弟也是尽显一个中国军人的素质:礼貌、尊重,彬彬有礼又平易近人。

这样的三个中国人,当人群散去那一刻起彻底征服了这一带的百姓。

仁义、有利,会尊重他人。三兄弟这样的形象也很快地,伴随着附近利比亚平民的添枝加叶传说之后迅速变成了这一方百姓最期望看到人……

平民的传颂只是未来的事,当人群散去之后,身边却有人十分惊奇地盯住了张剑。

“亲爱的张,你为什么要正面与那些混蛋作对,又为什么要逼着他们撤掉这里的哨卡呢?我想不明白您的用意,能跟我说说您的想法吗?”好奇地盯着张剑,马布鲁克坐回到驾驶位上后问道。

淡淡地浅笑,张剑说道:“我们答应了帮你复仇,但是我们有我们的原则。第一我们不会杀人,只能帮你抓人。想要抓人,单凭你提供的情报和你能给予的协助是不够的。所以我们要逼着目标人跳出来,主动来到我们面前被我们抓。”

话语稍停,在马布鲁克启动了汽车时,张剑接着说道:“第二我们不会真的去干涉贵国内政,可这些人在这里设卡敲诈,侵犯的是国际公约。码头上是外国人来往最多的地方,我们这是为其他友好的国际组织扫除路障。”

“最后一个原因,削弱对手、就是增强自己实力的最佳方法。”

话到最后,张剑的笑容变得有一些阴冷、诡异:“今天我赶走几个走狗,明天再去驱散几条饿狼。等到我们的搜救行动全面展开时,能够阻碍我们行动的对手就会少去很多,让我们能够一击而成。”

张剑话音才落,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段勇先也微笑着接了话:“小马呀,你没有在正规的军队里呆过,尤其没有在这次战争爆发之前见过任何实战。所以呢,你只管给我们做好向导和联络人。”

段勇先一说完,坐在驾驶位后方地杜邦也冷着一张脸拍了拍马布鲁克。

在马布鲁克回头好奇地看向他时,杜邦正色说道:“你的事,我的班长答应帮你、你就别再多问。你给我记住了,跟我们在一起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这是个基本原则,懂吗?。”

见三兄弟如此接连说话,马布鲁克吐了吐舌头:“好吧、好吧,先生们。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我不会说。只是你们真的要拒绝贾利勒主席的接见,直接去酒店入住吗?”

拒绝贾利勒主席的接见,这是刚才在上车以后张剑带给马布鲁克他想不到的第一个意外。

贾利勒是反对卡扎菲独裁统治的急先锋,在这场战争开始之前,他便已经成为全利比亚反对独裁者的精神领袖。

在这一片土地上,想要见到贾利勒的人多如牛毛。能够见到那位新政.府的领袖,得到他的某种承诺或者授权,那么那个人便可以在班加西横行无忌了。

然而张剑却断然拒绝了先去与之相见的邀请,因为张剑并不想与本地高层政要太早、太多的接触。

原因只有两点,其一是不给任何一方势力任何机会,让那些家伙来指责自己借国际组织行动介入当地这政治乱局。

其二是贾利勒只是精神领袖,如果他是一个当之无愧的领袖,这个地方也不会乱成这副模样。

既然他没有实际掌控这里的权利,见面搞不好反而会让反对他的一些人立即站到自己的对立面,成为“蓝鸢尾”小组的潜在之敌。

该给的特权不需要见面再去索取,贾利勒和他的过渡委员会已经给予了。再去见面,对于张剑而言是画蛇添足、是多此一举,更是自寻烦恼和自找麻烦。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