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首页 > 都市情感 > 狂龙伟业 > 第8章 你怕什么?有我们在

狂龙伟业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邪痞兵王归来 我是超级巨鳄 重生1997 都市超级战神 绝品房东逍遥客 绝佳战王 我真是大神医 全职护卫 超凡医圣 至尊麟少

“为什么呀?”

见张剑突然变得异常严肃起来,马布鲁克瞪大了双眼:“为什么会因为我的‘成人匣’,让各位轻易地被对手锁定呢?”

看到他不解的神态,张剑更加觉得他不靠谱,依然严肃地道:“马布鲁克少尉,请问你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战术训练吗?你的匣子会让你变成一个醒目的目标,你被人轻易找到位置、对手想要锁定我们还很困难吗?”

“别跟他废话。”张剑还在耐心地为这个不靠谱的少尉说明,一旁的杜邦却突然“犯病”。

他没好气地瞪着马布鲁克,大声说道:“不管这是你们的风俗,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是被派来给我们做向导的,请服从命令。现在、马上摘掉你那匣子。否则回你的军营去,我们不需要一个没战术常识的家伙来影响我们的行动。”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是全世界军队中共同的基本原则。这个原则无论在哪个国家的军队里,都不会给摒弃或改变。

杜邦的简单直接、粗暴毛躁,让他看不惯眼前这个黑人少尉。所以他直说重点,发起命令来。

杜邦这样的举动,让马布鲁克忍不住微微愕然地短暂地发了下呆。

他是一个军人,被过渡委员会派来给这三个国际组织营救小组成员做向导的人。

按照国际军事合作等公约和规则,在见到三人的那一刻起,他就等于已经变成了这小组组长的属下。

段勇先退役前是上尉,转入预备役之后现在的预备役军衔是中校。副组长张剑退役前是中尉,如今是预备役上尉。

即便是杜邦,退役前与他的军衔相同、都是少尉。可是根据先前得到的资料,马布鲁克知道杜邦如今也已经预备役中尉的军衔了。

而他呢?身上的军装说明了他所属部队的属性。

国民警卫队,他所在的部队实际上只是利比亚过渡委员会下属内务委员会所管理的一支民兵性质的预备军,部队的属性与中国的预备役是相同的。

无论从那个层次上来思考,马布鲁克无法找出与杜邦抗辩的任何理由。

找不到理由,微微呆了呆、短暂思忖一下,马布鲁克又咧嘴一笑:“好吧,我服从命令就是。但是三位长官,我可以请求一下、请求三位允许我将‘成人匣’带在身边吗?要知道这里面不只是有卫星电话,还有许多好东西呢。”

这次不再是杜邦说话,换成了段勇先面无表情地接话道:“可以带在身上,但是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你敢让你那玩意露出来,我必须将他没收、扔掉。”

组长段勇先也开口、严肃地说出这番话,马布鲁克不敢再有任何想法,只能将卫星电话塞进了裤兜、然后乖乖地从腰间摘下了那支花里胡哨的匣子塞进了怀中。

“哒哒哒……”

“嘭、嘭嘭嘭……”

就在马布鲁克才刚刚收起他的成人匣那一刻,突然之间在码头的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枪声和爆炸声。

一听到那枪声和爆炸声,马布鲁克急速弯腰、压低身,回望那些声音传来的方向惊恐万分地道:“混蛋,那群家伙又出来抢东西、乱杀人了。”

看到他那万分惊恐的神态,丝毫未被枪炮声惊到张剑淡然地道:“少尉,你是一名军人。是什么人抢劫、杀人,居然会让你一名这样的职业军人都如此恐惧呢?”

“警察,那些混蛋是被刚刚收编的一群警察,之前他们就是一群暴徒。”

似乎没感觉到张剑语气中的轻慢,依旧惊恐地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马布鲁克说道:“那些人被招募之前就是一群败类,走私、贩毒、贩卖军火和贩卖人口的杂种。”

听到他这番话,张剑和段勇先、杜邦对视了一下,三兄弟心底同时有了一个想法:无恶不作的人居然能被招募做了警察,现在又在肆意抢劫、杀人。这个国家还真是够乱的,乱到了极致。

这是对利比亚、对班加西这个地方的第一印象。

这样的第一印象使三个人清楚地意识到这次的营救行动确实要比预料的有更多障碍,可能会出现更多的不可预计状况。

然而无论这里有多乱,可能出现意料外的障碍有多么的多。

对于早已经历过大风浪、见过了大场面的“蓝鸢尾”三兄弟而言,三人却不会、永远不会像眼前这个利比亚少尉一般惊恐、惧怕。

“你怕什么?有我们在。”

“狭路相逢勇者胜”、“首战用我、用我必胜”,那些看上去像是口号、实际上从新兵连开始就已灌输进入心里的战斗意志让三人同时说出了一句话。

听到三人异口同声、完全相同的话语,马布鲁克回头看了看张剑:“我能不怕吗?我的哥哥、我的妹妹都是被那些人杀死的,我的母亲是被那些混蛋扔出的手雷给炸残的。上次我与他们对战,我的七个好兄弟全在几分钟内就给他们打死了。他的战斗能力太强了,强大到令人无法想象。”

耳听马布鲁克说出了他惊惧的原因来,张剑再次与段勇先对视了一下。

目光短暂交流之后,张剑看着他说道:“你的家人被杀死了,难道你就不想为家人和死去的兄弟报仇吗?只因为那些家伙太强大,你就甘愿做一只鸵鸟吗?”

“我想报仇,可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作战参谋,我怎么为死去的亲人和兄弟报仇啊!”重新惊恐地回望枪炮声传来的方向,马布鲁克无奈地说道:“我没有实力,报仇只能是一个奢望。”

“你有钱吗?”马布鲁克惊恐又无奈地说完这句话,张剑突然露出一丝诡异地笑容。

不明所以,马布鲁克再次回头看着张剑,略显错愕地道:“我有钱,但不是很多。”

脸一沉,马布鲁克变得很是无奈:“可是有钱也请不来敢于去对付那些家伙的人,那些混蛋身后的势力强大到难以想象。之前我联系过泰国和美国的雇佣兵公司,那些公司都拒绝了我。我出的价钱太低,那些雇佣兵公司不愿意去招惹那群家伙和他们背后的势力。”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