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和郑和下西洋 > 第16章 软广告的妙处

我和郑和下西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书推荐: 天人图 才子风云录 大宋之天玑动 重生之三国枭雄录 原来三国可以这么读 大汉狂徒 至尊骁婿 大明恶贼 我和郑和下西洋 千古圣君秦二世

作为穿越者,怎么会一点优势都没有,虽然这开酒楼,属于餐饮业,和马恩的职业基本上没多大的关系,但是,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看见过猪跑么?

马恩的优势,就在于,他看到过很多的猪跑,光说不练的功夫,谁不会啊,别说整个歌舞台子,要是不怕太惊世骇俗,他都敢在那歌舞台子上架根钢管了,当然,这个技艺,怕就是要他手把手的教那些歌姬舞姬了,这可是很具有前瞻性的改革。

但是,仅仅是在吃饭的地方,弄几个包间,搭建个歌舞台子就够了么,这未免也太小看马恩了。这南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按照马恩的估计,小几万人总是有的,这些人里面,消费的客源,虽然有钱人家,算是大头,但是,这平民百姓的客源,也是不容忽视的,在真正的有钱的主顾还没有养成在这里消费的习惯之前,这些人,可就是他最大的客源了。

马恩的想法很简单,有钱的主顾,自然要彰显自己身份和大众不同,那么,就楼上请,好吃好喝好歌舞伺候着,至于囊中羞涩但是偶尔又有余钱打打牙祭的,这楼下的大厅,就是为他们准备的。要不然,他吃饱了撑着在后厨弄那么多的灶台,这年代可没有煤气灶,啪嗒一下就来火,要是一下子很多人涌进来,灶台不够,那就干瞪眼了。

当然,楼下的客人,或许吃的简单点,没关系啊,吃不起酒席,点不起菜肴,可以吃快餐啊,别的不敢保证,这乐家赌坊里的那些闲汉赌徒们,难道每天不吃饭么,谁知道他们平时候的怎么对付一顿的,但是,肚子饿的时候,总不会有人拒绝一口热乎的饭菜吧。几个大钱的价格,就算输个精光,赌坊也请的起,当然,赢钱的就更不用说了,肥水不流外人田,这酒楼不就是最好的吃喝所在么?

这个主意给乐巧儿一说,乐巧儿当时就眼睛一亮,这银子怎么流动,总归都是消费在自家的场所,虽然未必很多,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了,又何乐而不为之呢?有免费的饭菜吃,想必赌徒们赌起钱来,再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所以,吉祥楼尚未开张,第一笔买卖就已经做成了。

与此同时,南宁的街头巷尾,也不知道哪一天起,开始出现一首童谣,童谣很有意思,“头朝南腚朝北,一觉睡到黑,米没了锅没了,吉祥楼里吃粑粑!”粑粑是南宁方言,有点和北方的糕点类似,不过,在南宁的方言里,一切吃的东西,都可以用粑粑来代替。

这童谣一出来,吉祥楼登时成了人们议论的焦点,倒不是说百姓们不知道吉祥楼的所在,只是这吉祥楼大部分的时候,和这些百姓们的生活太遥远,此刻听到自家小儿唱着这些,这些百姓们自然而然就起了好奇之心:吉祥楼到底有啥好吃的,连小孩子都知道了。

这自然是马恩请来的那个王旁王相公的功劳了,这王相公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是人家好歹也是个读书人,自己虽然混的不咋样,但是,昔日的同窗里,给人当西席的也是有不少的,这科举之路,可没那么好走,除了顶尖的几个,其余大多数人的选择,还是靠自己的所学混口饭吃,这给人当西席,是再正当不过了。

王旁拜访了几个同窗,这童谣自然就传唱出去了,童谣之所以盛行,那是因为除了词句简单直白以外,还朗朗上口,到了后来,都不用他操心,小孩子自己都竞相模仿传唱起来,这比做什么软广告都有效果。

马恩起初不是这么想的,他倒是想请人写些传单去散发一下的,不过,考虑到自己当初被逼债的时候,那个陈二的跟班见到自己看的懂借据都一惊一乍的,他估计这个法子有些行不通了,这识字是个问题啊,不识字,你传单散发给谁看啊?

没想到,这王旁直接给了出了这么个主意,要不怎么说,专业的事情,就得找专业的人才来做呢,马恩几乎想都没想,他就同意了对方的提议,当然,他不会告诉王旁,他听到这个提议的第一反应,就是历史上那些造反的家伙似乎都喜欢有这个法子先造造势,看起来,在识字率不高而又迫切需要散播信息的年代,这是草根们最为高效的办法了。

有了这个广告,吉祥楼吸引的目光自然就多了起来,甚至很多人仅仅是来吉祥楼附近来办事的,也特意绕道吉祥楼来看一看这吉祥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不过,这一看之后,往往他们就舍不得走了。

蔺忠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

早上起来,他就着凉水吃了昨夜剩下的一块饼,然后就去苦水井胡同那边找活去了,靠着劳力吃饭的人,大都聚集在苦水井胡同那一带,那里除了离城门近,也是城里几家大货栈的所在。

可是,他今天运气似乎差了一点,都快到晌午了,都还没有揽到一桩买卖,想到自己婆娘的那张脸,他有些不安起来,这天气也渐渐冷了起来,大人到是好说,小囡也得置办点厚实的衣裳吧,这生意这么惨淡,每天能填饱一家人的肚子就不错了,哪里还有余钱去置办衣裳。

好不容易来了个主顾,蔺忠再也顾不得同行们的眼光,以十个子儿的价格接下了这桩买卖,快两百斤的货,送到城东,这可不是一份轻活。平时这活大伙就是要三十个子儿,都是能要的,可惜的是,他不敢等。要等,这十个大钱怕是都挣不到了。

等到他汗流浃背的将客人的货送到,除了胳膊简直不像自己的了以外,就是两只腿都在打飘。这是饿的,他知道,要是这个时候,能够来一碗热汤,再就上老婆烙的那热的烫手的面饼,那该是多好啊!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了吉祥楼。准确的说,他看到了吉祥楼外蜂拥的人群,而这些人群中,还依稀可见他熟悉的几个身影,那是他的同行。

这不就是小囡这两天净唱的那古怪歌谣里的吉祥楼么,这么多人在这里,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么,好像,这吉祥楼是酒楼啊,张愣子他们几个在这里凑啥热闹呢,虽然他们几个的家境比自自己家稍稍好过那么一点,但是,也是强的有限啊,他在这里凑啥热闹,难道还想像那些老爷们,去酒楼里吃喝一顿么?

“张愣子,张愣子!”他大声叫道:“看啥呢?”

张愣子惦着脚,眼睛都发直了一般看着吉祥楼里,浑然不觉得蔺忠在扯他的后襟。

酒楼里隐隐有丝竹之声传来,不过,蔺忠的注意力没有在这上面,他的注意力全部都酒楼外面几个大铁锅吸引住了,铁锅里热气腾腾,半锅沸腾的水不停的翻滚。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热气中木盆中盛着的一盆盆菜肴,嗯,还有那边好大一过翻腾着骨头的热汤。

好香,他忍不住吸了吸鼻子,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两声。

“哥几个,不管了,不就是五个子儿么,别说还能吃饱,我豁出去了,给我来一份素的!”

“好嘞!”拿着勺子的伙计,应了一声,拿过一个青花大碗,熟手熟脚的在他脚边的饭桶里,盛上一大碗,然后,勺子在各个菜盆子里一晃悠,然后,转眼间,一碗饭菜堆得冒尖的大碗,就递到了张愣子的手里:“客官,您去里面慢用,热汤在那边,不要钱!”

张愣子接过碗,递过铜板,直接从伙计身边穿了过去,蔺忠这个时候,才看到,在酒楼的一楼,已经有不少人和张愣子一样,手里捧着一个碗,一边吃着,一边朝着台上看着。

“这个,咋回事情?”蔺忠的拉住另外一个在掏钱的同行,不解的问道。

“咋回事情,吃饭啊,五个大钱就可以来一份素的,你也看到了,还能去酒楼看那些娘们唱歌跳舞呢,我的天呢,这柳绿姑娘,不是以前翠红院的头牌么!”

五个子儿,太贵了一些了吧!蔺忠心里盘算着,要是两个子儿还差不多,吃得饱饱的,下午干活才有力气。拿过,那热汤免费,倒是真的叫人眼馋,这可是肉汤啊,香死人了。

“真的是柳绿姑娘呢!?”旁边的闲人也议论起来,“麻痹的,我都吃了,还吃个屁啊,让开让开,老子要进去,喝茶行不行啊!”

“用点茶水糕点也当然可以的,不过,大爷您得走那边!”那盛饭的伙计笑呵呵的说道:“小的这边是招呼一楼的客人的,大爷的身份,当然是去二楼三楼了!”

那闲人回头一看,果然在拥挤的人群一侧,还有一道三四人宽的过道,两个打扮得体体面面的小二站在哪里,正在招呼一个穿着袍子的客人。

“那边是直接到二楼三楼去的么?”他问道。

“自然,这一楼的买卖,是为了方便各位街坊邻居的,大爷您当然得去二楼,钟子,这边有位大爷是去楼上的,还不请大爷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